综合

阴影之主 第060章 心狠(上)

2019-10-12 20:03: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阴影之主 第060章 心狠(上)

暗号的地方,是一座小楼。

小楼下层是一家店铺,上层则被嘉尼租下了,可以自屋后的楼道上去。

暗号挂在窗台上,是一双旧靴子。

赛德踱步而过,目光在周围稍一观察,没留意到什么异样,当下便绕到后面,走上楼道,又以钥匙打开门,在屋角找到了一个堵塞的暗洞。

暗洞中,一张纸条:明晨行动,围剿叛乱暴民。

纸条下还写着时间,是今日刚留的。

“叛乱暴民,这指的应是白袍牧师那边。教会据说是蛊惑人心的行家,这么长时间,想必已经发展了很多信徒。”

“高手对高手,警备军围剿暴民,老沃伦是想一举全歼,不给教会任何的发展机会吧?”

赛德眼中露出了一缕沉思。

教会的高手还是很强的,就他所遇到的那一白袍牧师,实力恐怕都直追秘银阶了,老沃伦多半都不是对手。

要对教会的人下手,即使老沃伦不知道白袍牧师的实力,这次行动他也绝对不敢大意……

“马修必定会出手!”

赛德目光微闪……那有没有可能,有没有必要,配合教会,配合黑鹰局,坑掉马修?

沉吟一阵,赛德还是缓缓地摇头了。

秘银阶强横的身体,注定没那么容易被除掉。况且因为修炼虚空源力的关系,他的血能储备也始终保持在警戒线上下,掺和进去,未必能进退自如。

马修可以再等等!

不过,马修既然不在……那城中的一些事情,就可以操作下了。

“先看看到底有那些人会出动!”

一个钱袋从手心滑下,赛德又将暗洞塞上,然后将窗台的旧靴调转一个方向继续挂着,便迅速离去。

是夜,虚空源力的修炼暂停了一下,加上此前留作防备的,血能的储备迅速积累到了20多单位。

……

而另一边,子爵城堡,书房。

“七日之后,你和丽贝卡的婚礼上

,我不想看到任何意外。”

“是,父亲。”

“心不狠,事不成,我不想再过问安德鲁他们的事,那已经是过去,但加斯领的维加必须要除掉,山岚的传承更不能流落在外。”

“我一直在追查,但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显示,维加和哈罗德已经护送戴娜夫人前往联合城邦了。”

“所以我才要教导你,该狠的时候,一定要狠得下心……这事你若办不好,我就再生几个儿子!”

明亮的灯火下,满头金发已经渐渐被银霜覆盖,但老沃伦的鹰钩鼻却依旧高挺着,其上,一双眼睛更如秃鹫般锐利和残酷。

“我……”在他目光的压迫下,埃文额头不由冒起汗珠,眼神不断变幻,好一阵,一闭眼,又一咬牙,“我会做到的!”

老沃伦的眼神终于放缓,淡淡道:“明白就好,只有能不为感情左右之人,才能带着家族一路前行。你的婚礼之上,席尔瓦伯爵也会派来使者,一方面是祝贺,另一方面也会带来公国对我们损失的补偿。这批资源,我会拨一半给你,你必须要将山岚修炼到极限,然后再去凝聚斗气。”

老沃伦没说岩石体,对山岚秘术来说,岩石体永远只是一个机会。

不过,若埃文能借着秘术药剂,将山岚修炼到极限,进而以浑厚的根基晋升骑士阶的话,即使觉醒不了天赋,日后的实力也要在他之上,如马修那样踏足秘银阶,都不是没有可能。

老沃伦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手下最强盛时,足有两大秘银阶,但自身实力的不足,却让他心中始终存在着顾忌,尤其在里维.加斯受封男爵之后。

沃伦家族要真正强盛,还是要有自己的秘银阶。

这次战争,虽然损失惨重,但公国所补偿的资源,却是平时根本接触不到的秘术药剂和觉醒药剂。

以这资源,他堆也要把埃文的实力堆上去。

至于埃文的性子……性子是可以好好打磨的!

现在就已经在打磨了。

……

夜色落下,又渐渐消散,清晨,天色还未真正亮起。

随着一阵哨声,早已整备完毕,大批警备军开始有秩序地走出营地,又沿着主道,直往城外而去。

离城门不是很远的一个小楼之上,嘉尼换了身衣服,就似普通少女。

在警备军到达这边时,她自窗角好奇状观察着。

“沃伦子爵,马修统领,未见雷诺,也未见比格斯。”

低微的声音。

对老沃伦等几个骑士阶的大人物,她早便熟悉样貌,稍稍一看,很快就从那些骑着高头大马,但未曾戴上头盔的军官中,认出了老沃伦和马修。

赛德微微点头,却并未自己去观察。

以他的实力,若是随意观察,稍不留神,就可能会引起马修的反应。

“围剿暴民,一切顺利,至少也要大半天才可能回来。”

“我去城中,一个小时之后动手。你在这里等着。中午之前,跟我一起离开鹿港。”

赛德吩咐。今日之后,鹿港想必又要大戒严,大搜查了,再加上暗部本就被沉重打击,基本也算瘫痪,嘉尼自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

嘉尼点头,并回道:“狼烟已经准备好了,如果这边出现特殊情况,我会立即点燃。”

她指的特殊情况,是老沃伦和马修突然返回之类,虽然这可能性极其微小。

赛德起身,嘉尼又将一件刚改好的皮甲给他披上,再套上外衣,看上去倒是显得稍稍壮实了一些。

……

城堡,沉闷的议事厅。

七八个重甲守卫肃立下方,上边,埃文背对着众人,一言不发。

无比阴沉的脸色,窒息的气氛。

良久,虽依旧还是没有回身,埃文抬起了一只手,无力地挥了挥,干哑的声音:“去吧,就执行这一命令。”

“是!”

重甲守卫应声,迅速告退而出。

上面,埃文的手无力地垂下了,又闭上眼睛,无声呢喃。

“伊迪丝,不要怪我。父亲和马修统领的决策,我违抗不了的。”

“要怪,你就怪维加。若非他不识好歹,动了不能动的东西,父亲又如何会……”

思维又停住了。

维加没动山岚的话,父亲还是会逼他娶马修的小女儿丽贝卡,以父亲的为人,恐怕还是不会给她留后路!

除非,维加没动安德鲁他们。

但安德鲁不死,他的子爵继承人之位又要如何来……

面色一阵阴晴,良久,一声叹息,都已经做了决定了,偏偏还是思绪不断。

他离父亲所说的“不为感情所动”,果然还有很远的距离。

北京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济宁治疗早泄医院
随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北京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济宁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