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三千弱水,十里桃林 第五十八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2020-01-16 16:1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千弱水,十里桃林 第五十八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处理完后,师兄弟四人来到了重伤垂死的谢晨近前。

皇濮蹲下身子,直视着谢晨的双眼,沉声道:“说说吧。”

谢晨知道自己死定了,就算眼前的四个人不杀自己,自己也快要死了,既然知道自己必死无疑,那么,何必再多费口舌,于是,有气无力的道:“说什么?”

皇濮言:“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谢晨苦涩的一笑,道:“我什么都不说,那么我的亲人们会活的好好的,而如果我说了,岂不是等于害了他们,你说,我会说吗?”

皇濮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茶茶说:“师姐,你来吧。”

茶茶点了点头,踱步上前,拓拔槐皱了皱眉头,一语不发的走开了,胖子浑身猛地一哆嗦,一溜烟的跑远了,唯有皇濮,满脸淡然的站在边上。

谢晨不解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女人,不明白她会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开口,他快死了,现在的他,只差最后的一根稻草,就能一命呜呼,难不成,这女人还想对自己严刑逼供吗?

来吧,早死早超生,他心里这般想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预料中的严刑拷打并没有来临,他只觉得自己的嘴巴被蛮横的捏开,然后,嘴巴里面多了一个东西。

他不由自主将那东西吞了进去,吞进去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原来,那东西是一颗丹药,一颗了不得的疗伤药。

为什么说了不得呢,因为,那丹药入腹的一瞬间,便化为一股滚烫的洪流,流向他的四肢百骸,在那股洪流的冲击下,他惊觉,自己的伤势竟然在快速的转好。

谢晨惊讶的睁开了眼,不解的望着茶茶,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要救自己。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可当他知道的时候,却后悔不已,后悔自己怎么不早点死。而现在就算是想死,在那股生死人,肉白骨的药力下,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上了肉被一片片的割下,然后瞬间重新又长了出来,肉是长回来了,可那肉被割下的痛楚却是真实存在的。

这样的折磨,他觉得自己暂时还能承受,但当那女人面色平静的再次捏开他的嘴,将自己的血肉硬生生的塞进自己的嘴里,并且强迫他咽下去的时候,他崩溃了。

他想死,但在那药力的作用下只能是妄想,他想反抗,可自己的身体却不能给他支撑,所以,他生不如死。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肉被一片片的割下,然后被自己一片片的吞下去,他痛苦的嘶吼,绝望的咒骂,可那女子的表情从始至终,一如既往的平静,那平静,竟是比她手上所做的事情更加的令他恐惧。

在服下第三颗丹药的时候,他崩溃了,他绝望的大声求饶:“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说,我什么都说。”

可是,对于他的妥协,那女人却还是无动于衷,依旧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认真且严肃,乐此不疲。

谢晨已经吃了五颗丹药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在地狱里面来来的转了无数遍,可越是转悠,便越是恐惧,那恐惧,逐渐的瓦解了他的神志。

当茶茶停下来的时候,谢晨仿若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绝望的哀求:“别再折磨我了,你们想知道什么,我全告诉你们,只求你们问完之后能直接杀了我。”

茶茶退后,皇濮上前,慢吞吞的蹲下,再次直视谢晨的双眼,问道:“接引殿的那个救人的任务是谁发布的。”

谢晨已经被折磨怕了,不敢有丝毫的隐瞒,立刻便如实回到:“那个任务是我们宗主发布的,那是假的,其根本目的就是想要修士们来到谯明山,然后丧命于此。”

皇濮接着问:“你们来自何方?宗主是谁?什么修为?”

谢晨答:“我们来自大罗天南部复州山逆河宗,宗主是个神仙,道号元磁。”

听到这谢晨的宗主竟是个神仙,皇濮目光一凝,又问道:“你们宗主来这谯明山了吗?”

谢晨道:“没有,因为此事极为机密,宗主不便露面,所以安排好后便回归了宗门,不过,少宗主却是真的在这谯明山中,且是这次计划的总负责人。”

皇濮松了口气,继续问道:“你们逆河宗总共来了多少人?实力如何,说的具体一些。”

谢晨答:“总共来了一百人,二十个得道境,其他人全部都是知命境,而且少宗主身边,还有一个人仙保护。少宗主将我们分成了八个小队,分散八方,我便是这个小队的首领。”

皇濮沉吟半响,又问道:“好了,说说你们的目的吧?”

谢晨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挣扎,可是一想起刚才所受的折磨,那挣扎很快便消失了,于是,将事情的真相毫不犹豫的吐露了出来。

这逆河宗的宗主元磁是一个老牌的仙人,有着神仙的实力,道源初开之时,便将逆河宗内所有天资足够之辈全都聚集了起来,进入了道源,随后,更是倾尽所有,在大罗天南部复州山租了座山头。

可道源的租金实在是太贵,为了能在道源生存下去,便发动全宗去赚取灵珠,就连身为宗主的元磁也不例外。

作为一个神仙,自然会有很多的赚取灵珠的途径供他选择,思虑再三后,这元磁选择了去往域外灭杀天魔,五十年后归来时,不仅带回了一亿灵珠,还带回来了一颗血色巨卵,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得到的。

听闻,那血色巨卵很是神异,体型巨大,重若千钧,还不能收进储物空间,也不能经过传送阵,不仅如此,那巨卵很是坚硬,堪称万法不破,便是元磁神仙的实力,拼尽所有,都不能伤这巨卵丝毫。

于是,全宗上下,将之视为至宝,诸般查探,想要弄清楚这巨卵到底是什么来头。

可十年过去,还是一无所获,这巨卵就这么安静的立在那里,除了坚硬异常之外,没有丝毫的用处。

宗主元磁急了,广邀八方能人异士,共同前来出谋划策,可最终的结果,还是不如人意。

久而久之,全宗便不再关注这巨卵了,对这巨卵不闻不问,有人建议将这巨卵送进接引殿,看看能否换取些灵珠,元磁思虑再三后,还是给否决了,因为他始终不甘心,他总觉得这巨卵必是大有来头。

这样的情况一致持续到了十年前,那天,宗主元磁外出访友回来,立即把这可巨卵严加看管了起来。

然后,便组织了包括少宗主元千羽在内的近百门人,亲自带队,因为巨卵不能使用传送阵,那元磁宗主便亲自扛着那巨卵,昼伏夜出,历时一年有余,横跨大半个大罗天,终于来到了这谯明山,一番布置后,独自离去,留下了少宗主元千羽和人仙修为的供奉霄宕,并且留下了一条命令。

元磁留下的命令便是,无休止的猎杀所有前来的修士,除此之外,便没有了任何的要求,便是灭杀修士后所得的财物,宗门也是置之不理,全部归个人所有。

一晃眼,十年已过,谢晨都有些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在他们的手下丧生,而自己这边,当初的门人也已经死伤过半,这谢晨前段时间出去,便是回归宗门,又带了些生力军回来。

这便是谢晨所知道的全部,至于那血色巨卵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谢晨也是一无所知。

皇濮听完后,再次询问了一些细节,谢晨此时只想快些死,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皇濮问道:“你们应该有个聚集点吧?”

谢晨答:“有。”

皇濮又问:“可这谯明山没有方向,你们是怎么回到聚集点的呢?”

谢晨答:“我的储物袋中有一张阵图,上面有九个小点,正中央的小点便代表聚集地,其余的八个小点便是我们这八支队伍,随着我们的移动,那些小点也会随之移动,我们便是以此来辨别方位的。”

皇濮点了点头,看向了胖子,胖子会意,在储物戒指中翻找了一番,很快便拿出可一面阵图,细看之下,果然有九个小点,中间一个,八方各有一个,证实了谢晨所言的真实性。

至此,该问的都已经问完了,师兄妹四人对视一眼,俱都点了点头,皇濮提扇点向了谢晨的额头,结果了他的性命。

胖子又挖了一个坑,将谢晨埋了。

随后,四人聚在一起,看着那张阵图,商量着接下来应该何去何从。

皇濮道:“那逆河宗的宗主元磁倒是聪明啊,这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用的确实好。”

胖子不明所以,问道:“什么意思?”

皇濮解释道:“你们看,他们发布的任务虽然说是别有用心,可却是真实存在的,因为他们的少宗主确实在这谯明山中,只不过没有人能够找的到罢了,至于死去的修士,那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怨不得旁人。如此一来,就算是接引殿都找不出逆河宗的毛病,逆河宗不撤销这个任务,这任务便会一直挂在榜上,自然会有源源不断的修士前来。”

这么一说,其余三人也反应了过来,不觉大为头疼,于是,胖子问道:“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皇濮道:“现如今,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我们直接出去,然后将所见所闻如实禀报接引殿,刚才这谢晨说的所有话语,我都用阵法录下来了,可以当做证据,应该可以让接引殿相信,从而撤销这个任务。”

胖子眼前一亮,急声道:“那感情好,能少死很多人的,我们快点出去吧。”

皇濮却摇了摇头,道:“只是这个办法,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几人闻言,很是不解,齐齐的看向皇濮,等着他的解释。

深圳肛肠医院电话
贵州银屑病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亳州治癫痫病费用
呼和浩特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绍兴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