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想贷款先存款借壹元钱洧多贵

2019-10-09 21:56: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今年以来,国务院及相关部委密集发文要求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增加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但近日在长三角采访发现,企业融资贵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改变。一家主营光伏产品配件的企业负责人向介绍,他办理了一笔1200万元的商业抵押贷款。刨去一年8.6%的利息成本,担保、咨询、财务等各路中介费用已与利息基本持平,占融资总成本的一半

  调查发现,借企业贷款搭售、抬价收费等雁过拔毛的行为已是中小企业贷款的潜规则。

  20家银行遇涉企收费限令

  前不久,国家发展改革委站公布,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清理整顿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合理收费精神,发改委价监局继召集中农工建等5家银行后,再度召集交通、招商等15家商业银行,督促取消直接与贷款挂钩、没有实质服务内容的收费。

  据介绍,目前累计已有20家商业银行总行均已下发落实文件,采取一系列措施规范服务收费,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而据工农中建四大行2013年年报计算,包括财务顾问费、多种手续费在内,去年仅四大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总计达3900亿元。发改委介绍,从已出台规范措施来看,仅四大行一年就将减轻企业负担370亿至390亿元。

  走访上海、北京多家商业银行了解到,目前对企业贷款收费种类繁多,名目各异:在小微企业贷款办理方面,中国银行此前设置了受托管理贷款及转让服务费、公司金融风险承担费等;在担保、评估、登记方面,招商银行等还设有代付同业手续费、现金管理增值服务费等。

  从年报看,某一家国有商业银行的贷款财务费用就不下百种。其销售的一款信托贷款合同显示,放贷两年期10亿元,固定管理费和托管费合逾5000万元。这表明在利息外,又增加年2.8%的财务成本,较基准利率年上浮约三成。

  四大因素仍在加剧钱贵

  银行收费居高不下,民间借贷成本攀升,均让企业深感眼下融资既贵又难。调查发现,标准缺失、规避监管、存贷挂钩、审批迟缓,更加剧了钱贵:

  银行涉企收费标准缺失。比如,多数银行均收取常年财务顾问费,但标准上各有各的说法:既有按固定费用收取,也有固定+浮动的收费方式;按照最高标准收取,仅这笔费用就可达贷款额的3%。

  规避监管,部分金融创新拉长了贷款链条。金融服务的每个环节都是为了赚钱,当机构用各种方式将贷款供给到需求的链条拉长,成本必然要实体企业来承担。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首席专家赵庆明说。

  比如,信托、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等影子银行,就带来种种通道、过桥中介费。银行借助这些理财产品变相放贷规避存贷比,中介则从中收费。

  一些贷款潜规则依然存在。安徽一家药品销售企业负责人反映:处于弱势地位的小企业在贷款时,表面的贷款利率仅仅是名义而已。一些金融机构还要求借钱同时购买理财产品,即要存贷挂钩。

  贷款审批难,也让部分企业吐苦水。1年期流动资金贷款,银行9个月就来收贷,而展期、续贷审批流程漫长,年中不得不从民间借资渡过难关

  温州市金融办发布的民间借贷综合利率指数显示,截至8月13日,温州地区综合利率指数为20.78%/年,部分市场主体利率高达28.78%:融资贵究竟有多贵?借款1000万元,一年要还近300万元。

  改变银行独大格局 丰富企业融资渠道

  近年来,实体企业财务成本高速上涨,背后问题是企业背负的融资费用成本高企。据上海浦发银行中小企业经营中心负责人介绍,一些中小企业没有财报,但监管要求必须出具审计报告。而担保、审计等成本又远超利率,能占到融资成本的60%。

  从根本上讲,融资贵是银行一家独大、融资渠道窄造成的。上海一家商业银行人士说。

  查阅各国央行数据显示,在发达经济体,银行、债券、股市、私募占据的社会融资规模均较可观,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基本均衡。但在我国,超过一半的社会资金由银行贷款供给,经过信托等通道放贷的银行资金占比也很大。

  采访中,一些中小企业反映,银行作为偏好低风险的金融机构,其放贷的风险、审计要求,让企业大感不适应:缺少抵押物只靠银行贷款,只够借1年期流动资金。而展期、续贷风险控制审批流程长,增加了中小企业的财务成本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监管要求也需要适应利率市场化形势,如形成差异化存贷比等考核机制。从长远看,仍需借助市场化手段,改变银行业一家独大的金融格局,丰富企业的融资渠道。

  浦发银行中小企业经营中心总经理严红霞认为,税收审计、工商注册登记方面也应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比如,目前放贷要求中小企业提供财务报表,使很多中小企业新增审计费用。由于担保、评估市场不规范,相关费用也居高不下。(杜放 郑钧天)

  相关报道:

  国务院频提降低融资成本 多部委下文要求缓解钱紧钱贵

  今年以来,多地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日益突出,国务院及相关部委也密集发文旨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增加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5月份以来,国务院7次提及并下文要求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5月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新国九条),意在拓宽融资渠道、丰富融资产品,降低融资成本,帮助企业优化资源配置。

  5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降低社会融资成本、规范同业、信托、理财、委托贷款等业务,清理不必要的资金通道、过桥环节,缩短融资链条。开展银行业收费专项检查,只收费不服务的坚决取消。同时降低小微企业担保费用。

  7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要求,要促进脱实向虚的信贷资金归位,更多投向实体经济,有效降低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7月14日,国务院经济形势座谈会再度强调,有效降低融资和交易成本,减轻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负担。

  7月1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听取国务院出台政策措施推进情况。会议强调,在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上尽快见到实效。

  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继续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抑制金融机构筹资成本不合理上升等十项措施。

  8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多措并举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十个方面的政策措施,并明确了职责分工,要求金融部门采取综合措施,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促进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互动。

  此外,今年以来,多部委也数次下文意在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

  4月11日,为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环境,财政部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商务部制定了《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

  4月25日起,央行分别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2个和0.5个百分点,此举被市场称为定向降准。

  6月16日,央行宣布对部分金融机构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为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贷款提供流动性支持,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6月30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调整商业银行存贷比计算口径的通知》,规定自2014年7月1日起,在计算存贷比分子(贷款)时,从中扣除包括小微企业贷款在内的六类贷款。

  银监会今年也曾发文,要求增加三农信贷资金来源,具体包括制定实施三农专项金融债政策、探索建立资金回流农村新机制等。银监会对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小微企业贷款设置了两个不低于的硬杠杠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增量不低于上年同期。

  与此同时,银监会表示今年将会同有关部门从6个方面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包括加强金融服务价格管理,增加小微企业贷款规模,降低过高的担保收费等。(郑钧天 杜放)

装修施工
智能
旅游快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