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茅山奇术 第五十一章 求救

2019-10-12 19:02: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茅山奇术 第五十一章 求救

黄昏一过,天色渐暗,一缕晚风吹过,坐在灵隐峰下的小溪边的吴晓,披肩的头发随风而摆。此时的吴晓,今非昔比,其一身灵力突破了道尊级别,几乎可以与慕云相比。但是吴晓的眼神,却是一望无际的空白,她似乎再回想什么,可是脑袋里,却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沐月天阴之体,总算是安安稳稳的渡化成功了;今晚对于茅山派而言,可以称得上是大喜的日子,掌门青玄今天也抛开了所有的门规,允许大家相聚在一起,举杯庆祝。

可是这样一个大喜的日子里,有两个人,心里却显得有些空落落的,一个是慕云,还有一个,则是忘记了一切的吴晓。

吴晓坐在小溪边,一双脚丫子任由流动的溪水荡漾着,一向活泼好动的她,现在看起来,却略显沉默,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在小溪边,看着挂在天空的弯月,默默的发呆。慕云,则站在她的身旁,不时看看这个熟悉的女生,时而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虽然吴晓忘却了一切前尘往事,可是其对于自身灵法,却比之前更加的熟练,看着天空弯月的她,突然站了起来,双眼带着一丝好奇,向慕云问道:“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印象了?可是我又总能感觉到,在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晃动,让我很熟悉,可就是记不起来是谁?你知道,这个在我内心晃动的人是谁吗?”

慕云苦笑的看了看吴晓,悠然的说道:“也许,是你最爱的那个人吧。”

“最爱的那个人?”吴晓不解,因为此时的她,已经不懂什么是爱了,她忘记了一切的感情因素,如今的她,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对一切都感觉陌生,却又非常的好奇。

只有慕云的心里清楚,吴晓内心深处的那个身影,其实就是自己,一个为了自己宁愿舍弃生命的女子,可以忘却一些的女子,却没有忘记自己!就如当初的自己一样,虽然忘却了一切,可是梓涵的身影,却一直在自己的心里徘徊。

眼看天色暗了下来,吴晓撅嘴笑了笑,说道:“我们回去吧!”

慕云点了点头,便随同吴晓,一起向住处走去;可是刚刚迈开步子,吴晓就牵上了慕云的手,很自然的,就这么拉住了慕云。然后,像个孩子一样,笑脸盈盈的跟着慕云向前走去。

慕云也不知为何,当吴晓渡化成功以后,对于所有人都表现出排斥的心里,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交流;可是唯独对自己,却显得很亲昵,谁的话她都不愿意听,唯独,慕云说什么,吴晓都很乐意。这除了至深的爱,又还有什么因素能让一个忘记一切的女子,做到这般了。

往回走的路上,吴晓也很安静,什么都不说,就只是拉着慕云的手,似乎就能感觉到这个世界上最安心的港湾。慕云心里,是复杂的,因为慕云的心里,曾经之装了一个女人---梓涵!可是现在,慕云却有些迷糊了,他似乎对于眼前这个喜欢胡闹的女子,也动了心,动了情!可是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对梓涵的感情,又到底该怎么搁置了?慕云也想不透,道不明……

茅山派还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今夜,是值得庆祝的,因为,对于茅山派而言,已经具备了对抗血门八荒血阵的能力。可是,此刻在茅山派三十公里外的一条小径上,一个狼狈不堪的身影,却正在急速的往茅山总坛赶来,此人看上去已经有六七十岁的年纪,但是一双眸子里,却透着淡淡的精光,看得出,绝非是平常人家。他行走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能奔出四五米的距离,不到半刻,就来到了茅山派的入口悬崖边。

看得出,此人似乎对于茅山总坛很熟悉,来到茅山派的结界边缘后,便双手结印,施展法咒,一道金光从其手中飞出,落在了悬崖中心位置,而后,便喘着气坐在了原地,似乎在等待着茅山总坛的人回应。

此刻,茅山派的守门弟子,飞速来到了同月堂,因为此刻掌门和长老们都在此处,与门下弟子同庆。

守门弟子直径走到了青玄身旁,行礼后便向青玄说道:“启禀掌门,山门之外,有人求见!”

青玄皱了皱眉,问道:“可知来者何人?”

守门弟子道:“从御灵之术来看,似乎是天师门的人。”

“天师门……”青玄捋了捋胡须,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说道:“将他带来茅山宗室,我在那里等着!”

守门弟子叩首后,立即离去,不消片刻,便带着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来到了茅山宗室,此时,青玄已经率领八大长老和四门尊者在此等候。

那男子来到茅山宗室后,立即走上前来,拿出了一枚令牌交予青玄,而后单膝下跪,焦急说道:“青玄掌门……不好了,你快想办法救救我们天师门……”

天师门

,向来与茅山交好,彼此之间,乃是修道界的至交关系,两家若是一门有难,另外一方决然不会袖手旁观。

青玄看了看男子递上来的令牌,当即说道:“此乃张掌门的随身令牌,快快起来,与我说说,天师门发生什么事了。”

男子站起来后,立即说道:“青玄掌门,我天师门被一群黑衣人袭击了。”

“黑衣人?”青玄不解,问道:“你们查清楚来的都是什么人了吗?”

男子道:“前来挑衅之人并不多,只有八人,但是个个法力高强,我天师门的掌门和长老聚集门下所有弟子,也无法与这八人抗衡,特别是其中的四个老者,其玄灵法咒及其厉害,就是掌门和长老合力对敌,也不是那四人的对手。掌门眼看门中有难,又无法匹敌,便带着门下弟子,退入了玄灵洞的守门结界中才躲过一难,而我,则是受掌门之托,冒死赶来,向您求救的!”

“张掌门联合门中长老,也不及那些黑衣人中的四人之功?”青玄惊诧的问道。

男子回道:“那四个老者,灵法之力恐怕不低于道尊之力,而且,施展的法咒,也与茅山派极其相似。”

“茅山派的法咒?”这更是让青玄疑惑,却又一时想不出,那些人到底是谁。

“血门之人……”突然,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随之,慕云从外边走了进来。

青玄看了看慕云,问道:“你怎么知道是血门之人?”

慕云看着前来求救的男子说道:“那八人中,是否有一个女子,而那四个老者,是不是长相全都一模一样,并且,身上挂着东南西北的四块令牌?”

听慕云说完,男子的头就像波浪鼓一样点个不听,并附和道:“没错没错,有一个女子,其余四个老者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什么,难道,那四人,就是当年离开茅山的四象尊师?”青玄听慕云说完,不由的想起了当年茅山派的那四位隐士高人。

“四象尊师?”慕云也好奇不已。

青玄解释道:“在当年血泣大战茅山后,茅山派几乎等同是破门之灾;而在当时,茅山派一直有四位隐士高人,不问世事,在茅山禁地灵隐峰修炼道法,同时,也是五行剑的守护者。这四人乃是孪生兄弟,个个都悟性极高,被称之为茅山派的镇派尊师,就连当年我师父木灵子,也要对这四位尊师恭敬有加。可是在茅山派遭受大难后,四位尊师对茅山派的做法大失所望,所以在我师父接替掌门之位后,就离开了茅山。只是不知为何,他们四人,会成为血门之人!”

“掌门,眼下我们恐怕顾不上去讨论四象尊师的事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想想,怎么接天师门之围。”四门尊者中的玄武尊者,一向心直口快,当下便说出了心中忧虑。

青玄点了点头,说道:“各位,对于解救天师门,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四象尊师的厉害,在场之人都是知道的,眼下就算是将茅山所有弟子派往天师门,恐怕也无法与那四象尊师抗衡,若是贸然前往,只会图添死伤。而且,还有不到两个月,茅山就要面临血门的袭击,现在如果门中战力再受损伤,到时候,恐怕就无法与血门抗衡,所以在场之人,都没有谁能说出一个万全之策。不过天师门的求救,又不能不帮;瞬间,所有人都陷入了迷茫之中。

到是慕云,毫不犹豫的说道:“眼下能与那四象尊师对抗的,恐怕只有吴晓跟我以及杨丹的渡灵血气,以及配合七星天雷阵再加上兰桂的自然法阵方可解天师门之围。”

“可是,现在如果让你跟吴晓前往,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人,有时候总是自私的,纵然是修道有成的青玄也不例外。他害怕,害怕这两个唯一能够守护茅山派安全的人出什么岔子,这样一来,整个茅山派就要面临灭顶之灾,这可不是青玄乐意的事。

不过慕云向来拿定的主意,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改变,慕云截然说道:“放心,掌门,我与吴晓,定能安然归来……”

白银白癜病医院
嘉峪关治疗癫痫病方法
铜川治疗阳痿费用
白银白癜风
嘉峪关治疗癫痫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