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逍遥军医 第一千八百四二章 话是没错

2019-10-12 21:4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一千八百四二章 话是没错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生命体,都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高等动物,也许智商水平有高下之分,但在情感情绪上都差不多,遭遇不幸之后究竟是负面情绪充满头脑,还是清醒的认识到现实必须从头再来,其实根本就在于一个钱字。

能解决衣食无忧,才能谈尊严谈情绪,巴克没那么多时间温水煮白菜的疏导心理,直接的用企业化行为来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一个改变情绪的机会。

下楼也只是一边戴上墨镜口罩,一边给景仰着紧紧跟随的助理说了几句:“其实在一家以残疾人为客户,或者说到处都有残疾人的企业里,这样的事情就很简单,培训工作技能,寻找工作机会,并不是个太艰难的事情,我要求建立这样一家公司,并且和民政部门联系,未来会进行重点宣传,资金不是问题。”

也许总裁自己受到了手臂伤残的现实,现在理所当然的要反哺社会,做好这一块的产业,年轻助理使劲点头,应承会把具体事务延续下去,巴克让他在出天正大厦前止步了,自己灰头土脑的过了马路。

周晓莉正在跟儿子斗争:“说了你爸马上就来,别撒泼啊,小心我耳刮子抽你!”她这教育方式的确是有点简单粗暴,杜文慧站外孙那边抗议。

周真清感觉到了外婆的溺爱,敢叉着腰跟他妈叫板:“打!不打是小狗!”

巴克来得恰到好处:“哟,胆子很大嘛

!我都不敢这么跟你妈说,我来打!”左手挟了儿子在腋下,右手就是几巴掌,但更像挠痒痒,周晓莉跳起来埋怨:“我正在教育,你打什么岔!”

杜文慧的确有点疼外孙:“严父慈母,你这么凶干嘛,小孩子懂什么。”

巴克倒是理解周晓莉的态度:“这时候教育还是应该严厉点,我也应该担起这个来,以前有点失职。”

周晓莉其实忍不住笑,本来打儿子的改打巴克,还很不给面子的揪巴克耳朵:“什么好话好人都你来当!一个个的教出来孩子要是我这个最差,我拿你是问!楸

原来是有这个攀比的心态,巴克嘻嘻哈哈的出门了,但走到路边停车的地方有些愣神。

就在主干道边的小支路边临时停车位,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前面多了一辆车,明明留着车头前有些空余,车尾却死死的抵在了白色阿尔法的车头上,也就几厘米间隙那种,看看后面不知怎么也很近,以巴克的技术要挪出来都很难,挠挠头把儿子翻到脖子上去别人的车窗边看有没有挪车,却看见周晓莉若无其事的把杜文慧送上车,然后就顺便从后座上拿下来一个靠垫,在巴克有点懵懂的观望下自顾自的塞到前车间的缝隙里,然后就回到驾驶座上发动了汽车,在巴克和儿子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推着别人的车移动了一段:“傻愣着干嘛?把靠垫给我捡回来上车走了啊!”

巴克仔细的过去观察一下,托垫子的福,两车接触部位真是一点损伤都没有,周晓莉已经娴熟的倒车挪出了车头,巴克把儿子扔上车佩服得五体投地,使劲竖大拇指:“老婆!你真不是一般人!”

周晓莉得意:“你这成天不着家,我又当爹又当妈,容易么?”然后灵巧的打动方向盘一溜烟就跑了。

巴克乘机教育儿子:“看见没,这么能干的妈妈,为你好你还顶嘴?承认错误去……”

可能那面包车顶着人家轿车移动的场面也震撼了小屁孩,周真清呐呐的站在前排座椅间抱着扶手箱:“妈妈……我错了……”

周晓莉的教育方式果然比较另类:“牙巴错了!跟你爸一样口头革命派有什么用?下回不能再犯才是真的,知道不?”

巴克这才听杜文慧说原来周真清在餐厅里面吃这个要那个的撒泼,被针锋相对的教育了,外婆还心疼:“孩子嘛,又不懂事,说说就行了。”

巴克真跟周晓莉一边,抱着儿子要周真清承认错了才讲在香港两次遇见小孩子没教育好的例子,最后还延伸到了今天这个断了一条腿的年轻战?:“这里面都有个教育的问题,为人父母怎么教好自己的孩子,我现在觉得压力有点大。”

周晓莉毫不掩饰的嘲笑:“那当然大,家大业大,还有这么多孩子,我跟你说,这眼瞅着就六个孩子!我看你怎么教,小三可是很缺乏父亲教育,你别让他走了我的老路。”

巴克真心冒冷汗:“别吓我,现在不是开始专心在家里么……”

周晓莉表示怀疑:“南南两姐妹你就没教育好,最近还成天拿个大壁虎来吓唬人!”

巴克勉强抵抗:“那是蜥蜴……”还好响起来,是牟天博的。

牟老板肯定是听了眼线汇报:“嘿!怎么就跑了,我还以为你要上楼来跟我谈谈!”

巴克不撒谎:“新开了家海洋世界,我陪儿子去看看,这不刚回来嘛,那事情具体都有人在办,不会耽误的。”

牟天博就是操心具体的事情:“这个伤残中心的事情,你这展开的模式有点奇特啊!安置残疾人是跟上面有关方面通了气的?”

巴克承认:“只是说了说,但我的领导不是很感兴趣。”

巴克从平京述职回来,翁婿俩就一起详谈过关于这个伤残人员产业的问题,牟天博可能也以为巴克是由于自己断了手才会着眼布局这个,发展方向应该是比较高端的智能义肢,那些伤残人员最多不过是做研发体验的,却没想到现在好像看起来巴克是更像做慈善。

巴克注意力在儿子身上,周真清正像模像样的在给当爹的捶腿,他就躺舒坦点顺口解释几句:“我是军医出身,看多了伤残人员,这一块的怨气其实很大,现在既然有点钱有点能力,我就想帮帮别人,顺便也是帮国家,我很清楚军方下来的伤残人员一旦心理扭曲,那就是一颗颗定时炸弹,其实每个人都是能发挥主观能动性做事的,这块做起来并不是一定会赔钱的,我有信心。”

一直坐在最后看着外孙举动的杜文慧不自而然的有点笑意,目光更加柔和,周晓莉也一边开车一边伸手分散儿子注意力,免得他闹起来打扰巴克说话。

没想到另一边牟天博嘿嘿两声:“赔钱?这怎么可能赔钱?天正都有一个自己的残疾人福利工厂,你知道国家在这方面能减免多少东西么?就算是做名声养这么个福利机构都是理所当然的,好了……你在外面,尽快完了跟我谈谈你具体的操作想法,我先让人安排成立这个福利机构了,归天正所有,你别跟我争啊,今年的减免税还正说差点项目呢。”

干净利落的挂了。

这……话是没错。

可这完全是纯商人的思路,巴克根本就不是奔着这个去的好不好。

吉首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苏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保山妇科医院
吉首治疗妇科方法
苏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