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国羽男双现状使人不放心苏杯将成风云绝唱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18:53: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羽女双小将贾一凡:小美女爱自拍 憧憬世界冠军

贾一凡(右)   “如果我是个男孩子,那么我拿到世界冠军那一刻,一定会兴奋地撕破自己的球衣!”憧憬自己的未来,贾一凡的想法着实使人有些意外。  “不过实际一点说,估计等到那一刻,我一定会紧紧地抱住自己的搭档,很激动,乃至会有些疯狂。”回归现实,这个任性的小姑娘又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撕球衣也好,紧抱搭档也罢,对于熟习贾一凡的人来讲,时常透出一股“疯丫头”气质的她,在夺冠后作出任何“出格”的举动都不会让大家觉得意外。  然而,2013年和2014年,贾一凡两次问鼎亚青赛女双冠军的时候,她的表现却出奇得安静,只是笑着和队友、教练击掌。  贾一凡说:“可能是由于这样的冠军和世界冠军相差得很多,份量不够,感觉这样的冠军是意料中的正常结果,也是自己努力多年应有的结果,所以没有想象中那末兴奋。”  “严师”治下的“高徒”  贾一凡出身在天津,从小脾气就很倔。她说,小时候父母和她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除非自己“知法犯法”吃了亏才能记住。比如爸爸告知她别碰桌上的一杯开水,可她愣是不信,直到被烫得滋哇乱叫,才记住了开水不能碰。这股与生俱来的倔劲,成绩了她在羽毛球[微博]场上的另类韧性。  小时候,贾一凡开始和父母打羽毛球,仅限于茶余饭后的休闲活动。一次,爸爸带贾一凡到医院去看牙,在去医院的路上,贾一凡被一家体育用品商店吸引了,一头钻到里面不出来,对里面的羽毛球器材看看这个,摸摸那个。老板看到这种情况,笑着对她爸爸说:“孩子喜欢,让她去学打羽毛球吧。”就这样,贾一凡开始了自己的羽毛球之路。  喜欢羽毛球,加上天生的那股“牛脾气”,让贾一凡从开始练球起就能全神贯注,这也让她进步很快。在一次天津市的比赛中,贾一凡表现优良,被一名湖南的教练相中,而他恰好是贾一凡在天津的教练的教练。“伯乐”的争取,加上贾一凡自己的兴趣,2003年,她来到了湖南益阳体校,开始了自己一段全新的旅程。  为了帮助贾一凡快速适应离家的集体生活,爸爸妈妈特意在益阳陪了她一周。谁知女儿“疯劲”尽显,没几天就和小火伴们打成一片,无暇顾及父母。两位家长一看,放心了许多,也就回天津去了,这时候贾一凡才算第一次和父母分开。对于小女孩来说,在这样的情形下不哭是不可能的,可没过一周,贾一凡又把这事扔到脑后了。她笑着说:“不能说我没良知,只是适应能力比较强。”  湖南盛产羽毛球好手,对这样“高产”的队伍,究竟在训练方法上有甚么独到之处呢?对贾一凡来说,让她印象最深的,就是教练的“严”。  从业余羽毛球培训班到半专业体校,改变的不但仅是训练内容和强度,更是教练对每个运动员的严格要求。初到队里,贾一凡和所有同龄孩子一样,对运动队的严格还没有概念,过了最初的“羞涩期”,小孩不愿被束缚的本性就暴露无遗,训练上开个小差,偷个小懒也就成了家常便饭。教练们可不吃这一套,一旦发现,也不和你空话,直接“动武”。对于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们来讲,这样的方法也许最有效。  贾一凡回想,那时候遭到的最多的惩罚,就是被教练用跳绳抽屁股,有时并不是因为自己犯了甚么错误,就是训练没有到达要求。贾一凡性子很倔,很多次被教练“整理”的时候,她总会暗暗咬着牙在心里说:“如果他再抽我一下,我就扑上去反击。”可心里的英气干云不代表行动上也是巨人,想了那末屡次,贾一凡一次也没有付诸行动。就这样,在教练严格且略显粗鲁的训练下,贾一凡从体校一路成长到湖南省队。2011年,升入省队不到一年,她就拿到了全国青年锦标赛女双冠军,这是她的第一个全国冠军。  回忆起那段“痛苦”的日子,贾一凡却是由衷感激:“‘严师出高徒’,没有教练们当时的严要求,就不会有我今天的小成就。可能他人受一点小委屈,挨点小批评就会受不了,就会哭,但我不会,我的承受能力足够强,这也是我在赛场上的优势。真的应当感谢最初的那些教练们。”  阳光总在风雨后  问鼎全国青年锦标赛,对贾一凡来说是一次突破,而2012年实现了这项冠军的蝉联,也给了她更大的机会,那就是到国家队集训的通知。  贾一凡是一个率真的人,从不会刻意隐藏自己的情绪。从接到通知到动身去北京的几天里,她每天兴奋得睡不着觉,“我觉得去集训也不一定非要取得参赛机会什么的,能拿一件印有自己名字的国家队队服回来,就很神气了。”“疯丫头”的想法的确有些怪异。  貌似没有“宏图大志”,但走进国家队训练馆的那一天,天性好强的贾一凡还是被中国羽毛球的这个最高殿堂的气氛感染。从集训的第一天开始,她就竭尽所能做到自己的最好,教练和队友经常对她说,一站到场上,她的眼神就很“凶”。  但是,世事不能时时如意。虽然贾一凡训练很卖力,但是在亚青赛前的队内选拔赛中,她和搭档惜败于来自广东的陈清晨/何嘉欣,无缘当年的亚青赛参赛阵容。  残暴是竞技体育永远抹不去的标志。贾一凡还记得,那次的选拔赛是上午打的,输了之后,没有任何调整的时间,她整理好行李,当天下午就踏上了回长沙的火车。和来前一样,贾一凡回去后又好几天没睡着,前者由于兴奋,后者则因为不甘心。  回到长沙,训练场上的贾一凡变得更加刻苦,也更加沉默。这是她的习惯,她很好强,遇到问题不愿外露,总是自己默默地想,在心里和自己较劲。直到现在,她的这个性情照旧没改,即便是平时训练间隙的小游戏,或训练结束后和队友们打半场“小方块”的放松,她也会每球必争,如果输了就会缠着对方,一直到打赢为止。对这样的贾一凡,队友们都有点“怕”她。  2013年,贾一凡“东山再起”,通过集训,进入国家青年队,并且在当年的亚青赛上收获了女双冠军。在那次比赛中,她还作为女双主力,帮助中国队收获了团体冠军。  不过,在当年的世青赛的失利成为贾一凡难以忘怀的痛。在那次比赛的半决赛中,她和搭档输给了最终取得冠军的韩国组合。贾一凡说:“论实力,我们有一定优势,但比赛中不够成熟,经验不足。真的很内疚,我一直觉得,女双是不该丢的。”在贾一凡的心里,自己的师姐田卿、包宜鑫[微博]、夏欢[微博]等,几近都是出战就能夺冠的,自己也要和她们一样。也正是由于有了这样超强的心,从世青赛领奖台上下来后,贾一凡哭了。  从世青赛回来,训练场上的贾一凡没什么变化,一如既往地全神贯注,可场下的她却更加沉默,时不时还会叹口气。她说,那时候一静下来,满头脑想的都是世青赛的失利。  有的人压力越大,前进的动力就越大,贾一凡就是。世青赛的失利没有让她沉溺,而是更加奋发向上。2014年,贾一凡在印度黄金赛上收获了自己第一个成年国际赛冠军,以后在亚青赛上实现了女双的两连冠。  生活中的“开心果”  训练场上的1脸严肃和不苟言笑,与生活中活泼开朗、是队友们“开心果”的贾一凡,构成了鲜明比较。难怪队友们常常说她:“看你严肃的样子太搞笑了,也好假啊,你平时没那末正经啊!”  生活中,往往队友们说一句话,贾一凡就能在第一时间接出下句,而且要末逗得大家哄堂大笑,要末噎得对方说不出话来,队友们总会半无奈半羡慕地对她说:“你的反应怎样能这么快?”  和很多同龄的小女孩一样,贾一凡喜欢拍照,各种络社交平台上都是自己的自拍照。和别的喜欢自拍的小女孩不同,贾一凡对拍照可以算得上“痴迷”,除,她还买了“自拍神器”单反相机,“臭美”本性尽显无遗。她说,喜欢拍照,是觉得照片上的自己比本人漂亮。可奇怪的是,虽然她很臭美,却从不爱佩戴任何首饰,也没有打耳洞,贾一凡笑着说:“可能是还没开窍吧,哈哈。”  贾一凡还是个十足的吃货。虽然屡次叫嚣要控制饮食,可只要好吃的放在眼前,她马上就“缴枪投降”了。说到这里,她还很“不满”地说:“就是管不住嘴啊,所以现在身材才那末圆润。”  不管怎么说,这个有点“疯”、“牛”脾气的丫头,经过十几年的吃苦流汗,如今算是有了点小小的成就。在贾一凡看来,这仅仅是开始,真正的大成绩,还需要在辛勤的汗水中去触摸!  文/杨弋非

子宫内膜炎怎么治疗
老人增生性关节炎怎么办
鼻窦炎吃什么药能解决
治阳痿36小时长效
如何判断腿部经络不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