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萌妻难驯 第一百二十三章 打狗的肉包子

2019-10-12 19:11: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一百二十三章 打狗的肉包子

陆雪漫站起身,在审讯室里转了一圈儿,发现正前方的墙角有一个摄像头,便叉着腰大声説道。[燃^文^书库][]dm

“把杜涛叫过来,我有话説。”

魏蓓拉一口咬定是她开抢打爆轮胎,也是她打伤了华亭露。

现在华亭露还在昏迷,由于她被注射了大量的致幻剂,即使苏醒过来,也无法保证她意识清楚,而且愿意与警方合作。

杜涛一筹莫展,听説陆雪漫坐不住了,立刻来了精神。

“问问她想干什?”

通过话筒,警员看着屏幕上的人影问道,“权太太,你有什么需要吗?”

“我要见杜队长,有重要的案情汇报。我知道他就在你身边,你有十秒钟请示时间。现在计时开始,10,9,8……”

这是找茬的节奏啊!

杜涛不淡定了,拿着话筒教训道,“陆雪漫,你做过警察,难道不清楚什么叫警民合作?你知不知道,坦白交代是你的义务和。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你懂吗?”

“我是来配合调查,不是嫌疑人!而且你是人民公仆,这就是你为人民服务的态度?拜托你有diǎn儿服务意识好吗?”

给了他一个白眼,陆雪漫看了看时钟,摊了摊手説道。

“杜涛杜队长,我给过你机会,却被你浪费掉了。现在时间到了,我要打给我的律师!”

嘿!

陆雪漫,你够狠!

不就是谈条件吗?谁不会呀!

“我可以让你打,但是你要告诉我事实!”

“根据法律规定,无论是嫌疑人

,还是配合调查的公民都有聘请律师的权利。这里的环境让我觉得很受桑,我要见我的律师。”

桑你个毛线?

我这儿还没开虐呢,你就喊冤?

以前没看出来,这丫头居然一肚子坏水!

“只要你老实交代,我就让你给你的律师打。”

坐在桌子上,陆雪漫抱着肩膀反问,“杜队长,请问你在跟配合警方调查的良好市民谈条件吗?这好像不符合取证的规定哦!”

原来她在这儿等着我呢!

你个xiǎo丫头,居然挖坑让我跳,太阴险了有木有?

“陆雪漫,你敢阴我?”

某女一脸无辜,叹息着摇了摇头,装出一副被误会的可怜相。

“拜托你搞清楚状况好伐,我在尽义务,全力配合你们调查。是你把我扔在这儿,不理不睬好吗?”

“明明是你阴我,在座的同仁都听见了。”

“杜队长,xiǎo心你的言辞,不然我可以告你诽谤和违规取证哦。”

她还有理了!

陆雪漫,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一手!

瞬间被气的心塞,杜涛站起身就想冲进审讯室,跟她好好理论一番。可刚一转身,他便坐了回去。

对着屏幕上的人影竖起了中指,他得意的説道,“激将法对我没用!”

嘴角一勾,陆雪漫意味深长的开了口。

“忘了告诉你,上头在监控室也按了摄像头。你要是不想背处分,就管好你那几根手指头,千万别放他们出来搞事。”

“你!”

“作为曾经的同事,刚才的那句话是我对你善意的提醒,不用道谢。”

丫丫个呸的,我就没打算谢你!

杜涛被气的抓狂,起身朝门口冲去,却被几个手下摁回了座位,“头儿,冲动是魔鬼啊!”

甩开手下,他愤愤的拍着桌子,控诉道,“她挑衅我!”

“她是个女人,跟她计较您就输了。”

他气喘如牛,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她威胁我!”

“她不敢,您想太多了。”

“让开,统统让开,我要亲自审她!”

然而,没等他亲自出马,审讯室里的女人便有了最新的变化。

她歪倒在地,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还跟我演戏?陆雪漫,这一次我绝对不上你的当!”拿过话筒,杜涛大声喊道,“陆雪漫,你别装死,赶紧起来!”

另外一个警员不放心,跑到审讯室外,透过玻璃窗向内张望,发现情况不妙,急匆匆赶回来报告。

“头儿,她真的昏过去了。”

杜涛显然不相信,“别闹了,她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昏过去?一定是装的!”

“头儿,权慕天的律师来的时候就递交了医生证明,説陆雪漫有习惯性头疼,一旦发作会出现昏厥、幻听和心悸等症状。一旦发病,必须马上送医院。我担心她……”

“你怎么不早説!”

扯过医生证明,他不淡定了,急忙让人打120。

就在他们手忙脚乱的时候,杜涛的响了起来。由于心情极度不爽,他不耐烦的接听了,“谁呀,説话!”

“杜队长,你想听陆雪漫説实话吗?”

警觉的四下张望,他退出监控室,直到走进电梯间才压低声音问道,“你是谁?”

“我是你的老朋友。在大有基金的问题上,我们合作的很好。现在药品已经上市,你也得到了你应得的酬劳。作为报答,我有办法让陆雪漫坦白交代。”

尽管素未谋面,可杜涛清楚那个人的实力,便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你需要我怎么做?”

“马上把她抬上救护车,但是不要惊动权家的人。”

“救护车在哪儿?”

经过半个月的调查,他发现权慕天很在意他老婆。只要能证明是陆雪漫开的抢,就能以她做要挟,迫使权慕天认罪。

一旦华氏、洛氏破产的真相水落石出,他就能顺利升到厅里。

真到了那一步,离他平步青云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后门。三分钟以后见。”

“好!”

几分钟后,陆雪漫被放在担架上,抬上了救护车。

自从出了审讯室,她就眯着眼睛寻找权慕天。然而,直到出了后门,她才发觉不对劲。

救护车为什么不停在前门,这些人把自己从后门抬出去想干什么?

又要把她带到那儿去?

她原本打算装昏混出去,这样一来,她就能见到权慕天,顺利摆脱那个难缠的杜涛。

半个月前,大有基金的案子一出,她才发现杜涛心术不正。

他没有背、景,却一步步爬到了刑警队长的位子。除了破案有一套,还因为他欺上瞒下,背地里收了不少黑心钱,才有了打diǎn的资本。

这一次,他不是想咬住自己,而是想借着搞臭权氏扬名立万。所以,绝对不能让他抓到把柄。

只不过,事情好像变复杂了。

现在杜涛把她带走,应该是受了谁的指使,否则以他的能耐无法调动救护车。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戒备的听着身边的动静,不放过任何一diǎn儿声响。

这下惨了!

难道自己就是传説中打狗的肉包子?

不会真的一去不会吧?

砰的一声,救护车的门关上,车子缓缓开动。拐出警局所在的街区,车子停在路边,从一辆无牌照的迈巴赫上走下一名男子。

他身材高挑瘦削,戴着墨镜和鸭舌帽,那人钻进救护车的一刻,司机马上发动了车子。

事情越来越诡异了!

来的人是谁?他又想干什么?

坐在陆雪漫左边,一个穿白大褂、医生打扮的男子説道,“老板,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开始。”

开始你个溜溜球啊?

你们到底是谁,想把老娘怎么样?

xiǎo心脏七上八下,陆雪漫忐忑俺都不行,手心里满是冷汗。可她不敢动,直挺挺的躺在那儿,继续装死。

男子摘下墨镜,猎鹰一般的目光在她脸上一寸寸扫过。

他伸出手,拂开她额前的碎发,直到看见那颗被浓密头发遮住的胎记,才把手收回来。

被阴森冷冽的目光一望,她心里一阵发毛,整个人都僵住了。即使现在有机会逃跑,她也拔不动腿。

那个男人嘴里振振有词,低声説了几句,车里的医生和护士便统统不省人事。

催眠术!?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陆雪漫紧张极了,她不想被催眠,也不想被他发现自己是装昏。

该怎么办呢?

接到,欧阳川急匆匆赶到警局。

而此时,杜涛也接到了省里的。上头命令他配合国际刑警的工作,并且善待权慕天夫妇。

眼见大人物出马,杜涛便慌了神儿,陪着笑脸打开了门。

“权少,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您见谅!”

权慕天对一切早有预料,淡漠的目光扫了他一眼,起身向外走去,对他的奴才相视为不见。

走到欧阳川面前,他沉声问道,“找到我太太了吗?”

“听几个xiǎo警员説,嫂子旧病复发,他们叫来救护车把人送到医院去了。”

旧病复发?!

该不是他们把陆雪漫悄悄转移了吧?

深邃的眸子射出一道冷箭,权慕天脸色沉郁,低沉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传来,吓的杜涛一缩脖子。

“是哪个医院的救护车?”

清了清嗓子,他不想在手下面前丢面子,硬着头皮説道,“没看清,不知道是哪家医院。”

不知道?

他眼神闪躲,回答的时候略显迟疑。

很显然,他在説谎!

薄唇扬起一抹狠辣,权慕天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杜队长,他们把我太太送哪儿去了?”

“应该是就近的医院吧。”

是吗?

可他接下来的话让杜涛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陇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新疆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朝阳妇科医院哪家好
陇南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新疆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