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评论沙龙成中东战争英雄主政时代绝唱

2019-08-23 19:32: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评论:沙龙成中东战争英雄主政时代绝唱

一场突如其来的中风,让以色列最后一位参加了五次战争的老兵退出了政坛,犹太人的“沙龙时代”结束了。

战争,创造了现代中东传奇年代,沙龙则是其中最耀眼的明星。

但每一个史诗般的英雄,包括“生存大师”阿拉法特,“大马士革雄狮”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小个子国王”约旦的侯赛因,都最终没能逃过时间这个最无情的敌人。放眼中东,沙龙之后,再不可能有这样传奇的强人了。

随着这个时代的终结,中东局势也正发生50年来最深刻的变化。

伊拉克战争改变了中东的政治生态,以色列战略优势更趋突出,美国军队直插阿拉伯心脏地带,新的中东政治秩序正在形成中。

以色列情报部门“摩萨德”前首脑、战略学家海勒威预言:现在的中东,可能正发生一场比20世纪初列强瓜分时更剧烈的转变。

国恨家仇

五次中东战争让阿以之间仇深似海,两次海湾战争让美国挥师沙漠。两伊战争,黎巴嫩内战,也门南北冲突,库尔德人起义,大大小小的冲突延绵不绝,无数平民的生命化为历史的尘烟。

中东战争期间,沙龙、阿拉法特等一个个风云人物以军人身份走上历史舞台。阿萨德、侯赛因、萨达特都曾长期在军中服役,阿拉法特是着名的游击战领袖,拉宾在1976年赎罪日战争时担任以色列三军总参谋长。利比亚的卡扎菲最喜欢别人称他为上校。已沦为阶下囚的萨达姆,也是军人出身并靠政变上台。

犹太人似乎赢得了每次战争,却注定无法征服数以十倍计乃至百倍计的阿拉伯人。阿拉伯人如汪洋大海包围着以色列这个孤岛,却也无法将这有限的犹太人征服。

但强硬,勇猛,生命力顽强,是这些传奇人物的共同特点。

“生存大师”阿拉法特曾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1982年,黎巴嫩战争,时任国防部长的沙龙率数万以色列大军兵临贝鲁特城下,阿拉法特在危急中被迫登上一艘希腊舰船,漂向新的流亡之所。10年后,他以胜利者的姿态重返巴勒斯坦,他俯下身亲吻这片土地,泪流满面。

因为黎巴嫩的大屠杀事件,被称为“屠夫”的沙龙千夫所指,被迫辞职。

你死我活的斗争,注定阿以仇深似海,也注定了中东和平的命运多舛。

笑功止痛增加免疫力

2000年“大马士革雄狮”阿萨德在壮志未酬中去世,“赎罪日”战争中叙利亚虽然前期有所胜利,但最终没能夺回戈兰高地。这是阿萨德至死的痛,1967年6月以色列侵占大片阿拉伯土地奠定直到今天的战略优势时,阿萨德刚被任命为国防部长不久,目睹国家的惨败和耻辱,他闭门三天未见外人。叙以矛盾也成为今日中东最难化解的坚冰。

壮士断腕

以色列前总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佩雷斯在《新中东》一书中说:一场战争的结束,应该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经历过战争残酷的将军,有时确实更知道和平的可贵,更有媾和的决心和远见,也更能说服民众接受“痛苦的让步”。拉宾如此,沙龙也如此。

拉宾有一句名言:“相信我,2万或4万名示威者的呐喊,远不如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流下的眼泪更令我震撼……我是一个经历过‘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人,所以我要寻找和平的出路。”

第一次海湾战争后,支持萨达姆的阿拉法特受到前所未有的孤立,被迫放弃革命恐怖主义路线。他的橄榄枝和拉宾的橄榄枝连在了一起,“勇敢者和平”正式启动。拉宾、阿拉法特,还有时任以色列外长的佩雷斯,荣膺1994年诺贝尔和平奖。

“赎罪日战争”的惨烈,也使有远见的政治家陷入思考。以色列总理贝京终于体认到:犹太人不可能依靠枪炮获得安全;埃及总统萨达特也清楚:用武力从以色列手中收回西奈半岛纯属梦想。萨达特勇敢地对耶路撒冷进行了访问,随后缔结了1978年戴维营协议,撕开了阿以铁幕间的第一道缝隙,他和贝京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当沙龙完全掌控政权后,他也面对现实开始转型。晚年沙龙有着极强的历史使命感,他以铁和血改变了中东和平进程:他撤离加沙,粉碎了极右翼犹太人的“大以色列”迷梦;他退出利库德集团,另起炉灶组建前进党,重写了以色列的政治版图。

此前,他不顾中东局势彻底崩盘的危险,“定点清除”了哈马斯精神领袖亚辛及其继任者兰提西,封杀了阿拉法特,并建立了对以色列具有深远战略意义的隔离墙。

沙龙以“推土机”的作风,完成了从一个狭隘鹰派人物到一个理性政治家的转变,他的“狐步舞”让世界刮目相看。他的个人命运,已同和平进程紧紧相连。

但在中东这片淌血的土地,和平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10年前罪恶的子弹夺去了拉宾的生命,鲜血染红了他“枣庄医院治疗白癜风和平终将实现”的讲稿。萨达特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

“英雄何竟仆倒”,这是一个极右翼犹太拉比以《圣经》中扫罗王被杀典故,向沙龙发出的“追杀令”。撤离加沙后,一些以色列极右势力视沙龙为犹太人的“叛徒”。以总统卡察夫也警告:小心拉宾的悲剧在沙龙身上重演。

但最难以预防的敌人,却是时间。

77岁的沙龙显然明白这一点。他最近两年以让他的追随者喘不过气的快节奏推出重大举措,就是在和时间及健康赛跑,但他毕竟廉颇老矣,力不能支了。

英雄末路,壮志未酬!这是个人的悲剧,何尝不是时代的悲剧?在萨达特、拉宾、阿萨德的葬礼中,同样的悲壮,扑面而来。[1][2]下一页几度风流

在沙龙和阿拉法特之前,摩洛哥、约旦和叙利亚已由新生代领导人当政,埃及、利比亚等国的权力继承也在铺垫当中。

新生代大多在三四十岁,大致可划分为第四代——第一代,从二战到1956年西奈战争;第二代,从西奈战争到1973年赎罪日战争;第三代,从赎罪日战争到1991年海湾战争:第四代,海湾战争至今。

沙龙的情况有所特殊,他在2000年后才上台,但他的影响,则早在西奈战争时即名扬天下。

事实上,在以色列政坛,也只有沙龙和佩雷斯属于“老一辈领导人”,其他人都可归为“少壮派”,如利库德集团新主席内塔尼亚胡、工党主席佩雷茨和沙龙的第一副总理奥尔默特,都是小他们约20岁的“孩儿辈”。

作为一个最具传奇色彩的中东强人,沙龙以过去两年的稳扎稳打,本已为自己奠定了中东问题“终结者”的基础。他希望在他手里彻底解决犹太人的和平与安全。但很遗憾,他最终仍必须把这个难题,留给以色列的新生代。

沙龙最后的转变,有其个人英雄主义色彩,但也是顺应了中东的历史大趋势:以色列的战乱环境在空前改善,正是媾和的千载难逢的时机;以色列民意正趋向“中间化”,渴望在局部让步的前提下实现和平。作为一个想留下政治遗产的战略家,必须有勇于担当的历史感。

中东新秩序正在形成。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横亘在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间的铁幕,已开始消除。

随着美国军队深入中东心脏地带,彻底改变了中东的政治生态。同时,与以色列诞生之初,鹤岗治疗癫痫病首选是那家阿拉伯世界希望将犹太人赶进大海的情绪不同,现在的阿拉伯民众,已基本接受了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存在。

世易时移,沙龙在改变,其他中东国家也在转型。

阿萨德的继承人巴沙尔,已谨慎地向以色列伸出橄榄枝,要求就戈兰高地问题恢复谈判。叙以这块中东最牢固的坚冰,出现消融的迹象。阿拉法特之后,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库赖都主张和谈,也力主停止对以色列的恐怖袭击。哈马斯虽然保持着一贯的强硬,但放弃恐怖、走入政坛,也是一个大趋势。

沙龙的离去,让看似平坦的和平道路又拐了一道弯。这就是中东,总是平地能起波澜,让人无奈,也让人扼腕。

但时间,总会抚平一切。就像没有萨达特的埃及,未曾天下大乱,离开了阿拉法特的巴勒斯坦,也在正常运转。缺少了沙龙,自有更年轻的新生代,他们虽然没有可与沙龙匹敌的战争资历和崇高威望,但也许,他们更有创造性的思维,去解决中东最棘手的问题。(本文作者着有《和沙龙做邻居》一书)-

原标题:评论:沙龙成中东战争英雄主政时代绝唱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血栓症
血栓的前期症状有哪些
腹泻怎样快速止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