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沪媒6500万台球人口只1个丁俊晖职业业余存壁垒

2019-04-05 03:55: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台球人口基数虽大,但基本设施大多陈旧,仅限于“娱乐”,距离职业的要求太远。

威廉姆斯上周造访中国指导业余选手。

爱好和职业是两回事。中国的大多数台球爱好者已成年,很难成为职业选手的定向培养群体。而受困于家庭经济条件、球房硬件条件的约束,大多数的孩子很难真正投身到这项运动中。

国际台联斯诺克排名赛全年11站有5站放在中国,中国台球人口达6500万为世界之最……斯诺克乃至台球的日趋中国化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不过在职业球坛,中国球员的成绩似乎远非业余球市那末火爆,多年来照旧靠丁俊晖1人独木擎天,为什么强大的大众基础还没有带来金字塔尖的光辉?日前,记者采访了斯诺克球坛“753杰”之一的马克·威廉姆斯与一些中国职业、业余选手,试图从中寻找答案。

职业球员

把兴趣变工作其实不简单

马克·威廉姆斯上周造访中国,亮相珠海、江门、深圳3座城市,助阵“2013交通银行沃德财富全国斯诺克业余大师赛”,这位有“金左手”之称的球星直言不讳:“中国业余球手的水平高于英国。”事实上,相同的答案也曾出现于塞尔比、亨德利等斯诺克球星之口,在与记者的攀谈中,威廉姆斯乃至对台球重心东移感到快乐,并希望台球能够早日成为中国的国球,“我知道中国的国球是乒乓球,但是这次来参加业余大师赛的活动让我想到了过去的英国,现在中国到处都有打台球的人,大家都喜欢这项运动,和斯诺克在英国发展最繁华的时候很像,我听到有关台球成为中国国球的论调,我希望这早日变成现实,这样我就可以在中国打更多的比赛了。”

中国台球氛围之好、市场之广大已让威廉姆斯有些乐不思蜀,固然,他也没有躲避中国职业球员至今尚未在斯诺克球坛占据核心位置的现实,“是的,打业余和打职业是两回事,并不是所有业余好手都能成为职业球员,在英国台球已经发展了上百年,在我们台球这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运动,更是英国文化的一部分,这样的土壤有利于培养出更多优秀的职业选手,在中国明显还需要一段时间。”关于中国何时能够出现更多的职业好手,出现下一个丁俊晖时,一向坦诚的威廉姆斯给出了一个谨慎的答案,“这项运动在中国发展了不过二3十年,喜欢看比赛的人不一定去现场,喜欢打球的人也不一定会去打比赛,很多人打球也只是定位在文娱上,绝大多数人并没有考虑把这项运动当作一个职业,我想中国如果能够遇上现在这股台球风靡的热潮,大概再过10四五年,新一代的球员成长起来,会出现下一个丁俊晖吧。”

把兴趣变成工作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连威廉姆斯自己也经常感到压力,“当我还是一个爱好者的时候,我放学后从下午4点打球到晚上9点,休息日会从早上10点打到晚上7点,那个时候我完全享受这项运动,但成为职业球手后我开始感受到压力,由于这不再是一个爱好,已经成为你谋生的职业……我一直试图把这当作一个不带压力的游戏,但真的很难。”此间,作为职业球员的梅希文也谈到阻碍现在这批中国职业球手出成绩的一些因素,“我们这批球员开始练球的时候,中国台球还没有发展得那么好,没有那么多好的赛事,但出国训练比赛的成本又太高,大多数国内职业球员没法坚持。”至于留在国内,同样要面临为难,“职业球员就那么多,只有比赛时才会碰在一起,平时都化整为零,常常一个俱乐部里只有一个职业球手,没有适合的对手,你的训练水平都很难保证,要知道,在英国很多顶尖球员都在一起训练。”

业余球王

打不过12岁的丁俊晖

职业球员们的一番话多少可以解释中国职业球员目前成绩相对普通的现实,而中国民间的一些业余高手也提供了一些线索。43岁的庄伟林,人称“高佬”,在整个华南地区是着名的业余球王,业余大师赛期间,在现场他的受欢迎程度直逼那些职业球星,但庄伟林坦言自己直到10六七岁才开始摸球杆,“很多业余高手都是这样,你可能打得不错,但等你巅峰了、20多岁了,怎样可能转成职业选手呢,很多基本功都不扎实,技术动作也定型了,玩玩可以,打职业太难了。”

虽然庄伟林是业余爱好者,但与很多中国职业选手都有过招,在有职业选手参加的业余比赛(职业选手采取让分规则)中甚至拿过冠军,“早些年比赛太少,那些职业球员也只能待在球房里,我和他们切磋过,梁文博、金龙、于德陆、田鹏飞呀,常人做对手,他们没兴趣,所以会找我这样的业余高手。”按照庄伟林的说法,如果采取让分的规矩,自己胜多负少,“记得和梁文博打过六七次,我只输了1次,早些年梁文博刚出国比赛的时候,每次赛后都会给我发短信。”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业余高手就可以轻而易举走向职业,至今庄伟林还记得自己当年和丁俊晖的一次碰撞,“那个时候的丁俊晖才十一二岁吧,他被他爸爸带到华发南路的至尊球房练了不短时间的球,我们打过一次,我当时就打不过他,这种天才球员很难碰到的,而且他们就是要走职业这条路,业余的和他们没法比,经费投入、训练时间还有聘请专职教练,普通业余选手很难做到。”在庄伟林看来,做职业球员需要全方位的投入,这都是业余玩家们没法企及的,更让一些小球手们望而却步。

培养体系

职业教练队伍急需扩充

的确,目前中国台球爱好者中,25岁至34岁的年龄层比例为41.5%,持有驾照者比例为58.4%,这意味着大多数台球爱好者已成年,他们这批人很难成为职业选手的定向培养群体,而过去受困于家庭经济条件、球房硬件条件的约束,大多数的孩子很难真正投身到这项运动中,丁俊晖这样弃学练球的人凤毛麟角,也少有家庭敢于冒这样的险。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随着台球运动在中国的逐步普及与风靡,曾的旧格局正在逐步被打破。

现役球员兼教练员梅希文就表示:“现在打斯诺克的小孩子明显多了,以我带的学生来讲,家里经济条件都比较优越,很大程度上少了后顾之忧。”威廉姆斯的表演赛中,13岁的中国少年罗弘昊赢了“金左手”一局,他就是梅希文的学生,“这孩子学习成绩很好,钢琴到达了9级,但为了斯诺克,他现在休学了,专心练球,家里人也很支持。”看上去,又一个孩子在走当年丁俊晖走的路,而梅希文认为,在业余赛的推动下,愈来愈多的人参与到这项运动中,即使业余选手自己不可能打职业了,也会有一批喜爱台球的家长未来支持孩子投身职业球坛,等到这一批孩子成长起来,中国的职业斯诺克也就有希望了,算算时间,差不多要十来个年头,这一点倒是与威廉姆斯不谋而合。

当然,当下在中国缺少的不仅仅是到达一定数量范围的职业球员群体,职业教练队伍也急需扩充。梅希文3月份刚刚在北京参加了国际台联和中高协联合举行、著名球星戴维斯参与授课的第一届教练培训班,拿到了国家高级教练资格证书,“过去全国的国家级教练不到10人,往下高水平的专业教练也数量有限,直接影响到培训系统,有天赋的球员常常由于没有好的教练被耽误,而这一次通过培训班拿到高级教练资格的就有22人。”关于这个教练培训班,中国台球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王立伟也认为是大势所趋,“现在中国的业余台球运动发展迅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已将台球定位为自己的职业,他们期望成材,对求学途径的需求非常迫切,完善的培训机制已经呼之欲出,这样的培训班今后每一年都会举行。”按照王立伟的说法,早年各方面尚不完善,但随着业余赛事的巨大推动,业余爱好者几何倍增加,未来会有更多人从事台球事业,而当中国的球员团队和教练团队不断壮大以后,在职业赛场出成绩只是时间问题。

早报记者 陈均

常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小孩牛皮癣最佳方法
关于癫痫的治疗方法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