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革命吧女神 七百三六 大家快来看神,活生生的神!

2020-01-16 17:12: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革命吧女神 七百三六 大家快来看神,活生生的神!

这发魔钢弹芯不仅震住了维克,连其他领主也都吓得魂飞魄散,都有人准备用传送法术或者魔导器跑掉了。根据好事者的统计,自从亚空间风暴出现后,传送失败率已经上升到了百分之六十,一颗几千金蒲耳的空间石也只能降低百分之十的失败率。

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大队魔导飞机出现在上空,丢下来漫天雪花般的传单。传单上只有几行大字,说这片谷地是受降区,丢下武器呆在这里,费共就会按俘虏对待。还要跑的话,不仅机动要塞继续开炮,飞机也会轰炸和扫射。

“你在这里投降吧”,维克的话让达凯大吃一惊。

达凯涨红着脸说:“侯爵您是在考验我吗?我生是克斯特人,死是克斯特鬼!”

维克叹气:“跟长墙山脉的三四十万平民比起来,你一个人的生死和声誉算得了什么呢?”

达凯愣住,维克继续说:“那些平民都是你一个个军团组织起来的,从中队长以上的各级军官你都认识。你能帮助费共把那些平民和平的纳入统治,避免发生惨剧,我们呆在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说到这个,达凯的胸膛挺了起来。

的确,跟这么多平民的生死比,自己的那点声誉算什么,不过……

“我干什么?”

维克说:“我会回到红鹰城继续抵抗,当然那是徒劳的,克斯特南方陷落已经不可避免。费共的这个机动要塞完全就是禁咒级别的武器,还可以不间断的发射,不管什么城市都抵挡不住。”

“不过总得有克斯特人反抗一下,让费共知道还是有愿意用生命保护克斯特。这种必然没有好结果的事情,还是交给我这样的老头子来做吧。”

达凯悲伤难抑,跪着喊道:“侯爵——!”

维克拍拍他的肩膀:“我们各自都肩负着沉重的使命,不要这么软弱,就在这里道别吧。”

克斯特南方总督,折剑要塞指挥官维克侯爵带着心腹部下,从谷地侧面的小道离开。他的副手达凯含着泪水,开始组织要塞军团投降。

领主们有的跑路,留下来准备投降的还在议论能守住多大的封地,这时候已经没谁关心斯鲁喀诺了。对一个传奇来说,在这样的环境里跑路非常容易。

克斯特东南山区,山谷里一片沉寂,就连角落里那帮最吵闹的狗头人都没了声音,都一个个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发抖。

看幕布上机动要塞没有再开炮,还出动了航空队,夏安点头说:“不错,震慑住敌人就行了,没必要制造太大的伤亡。”

奇丽含糊的应着,心说其实是因为炮弹不够要省着用……

弗莱腾绍斯机动要塞装备了两部主炮,用四级投石术堆叠起来的魔导臼炮,也被戏称为“弹弓”,以及用四级迅捷火球术堆叠起来的魔导加农炮,绰号是“标枪”。

这两门主炮的法阵设计实现了立方级别的堆叠,由九个基础法阵堆叠成一个标准法阵,再由九个标准法阵堆叠成一个增强法阵,由九个增强法阵镶嵌在炮膛里,相当于七百二十九个四级法阵堆叠。

依靠复杂的缓冲和调衡系统,这七百多个四级法阵才能同步运转,在炮弹上汇聚出传奇级别的力量。加上炮弹本身的杀伤力,机动要塞就成了禁咒级的战争武器。跟以往靠传奇人肉施放的禁咒法术相比,机动要塞在防护和战斗持续性上远远胜出。

机动要塞其实是技术验证型号,主炮并没有配备多少炮弹。老实说只需要动用“标枪”就能击破要塞,可“弹弓”总得测试,于是折剑要塞两侧的山体就成了测试目标。

测试的结果令人非常满意,弹弓的十吨炮弹足以轰塌一座山,标枪也足以击穿任何防护结界。唯一遗憾的是没有跟魔法防御对抗一下,不过奇丽确信,哪怕是神皇堡,都不可能在机动要塞这两门主炮下安然无恙。

大略对比一下,弗莱腾绍斯就相当于两队传奇组织起来放禁咒,不仅能顶着敌人各种干扰甚至禁咒轰击施法,还连绵不断,久射不衰。

完成了这次测试,弗莱腾绍斯机动要塞的历史使命其实也就差不多结束了,这毕竟是个过渡阶段的验证品。

机动要塞项目并不会解散,还会朝着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方向是更大的机动要塞,一个是浮空舰。要塞的各个子系统,也会朝着这两个方向继续前进。而作为要塞的核心系统,两门主炮也会分出威力更大和更小巧轻便两条技术路线。

奇丽正沉浸在憧憬里,塔伦斯带着一个人过来了,是克斯特群鹰军团“本地派”的领袖弗哈林。

这个面目刚毅的中年人脸上满是绝望,他想找费共最高领导人谈谈。李奇不在,奇丽作为李奇的导师,虽然无名无份,但费共中央都默认她可以完全代表李奇。

弗哈林麻木的说:“很感谢你们的仁慈,让我们看到费共拥有的可怕力量,认识到反抗是毫无意义的,这避免了很多无谓的牺牲。”

接着他的眼里浮起一层泪雾:“但是我仍然不甘心啊,克斯特的千年历史,就要这么断绝了。克斯特人保卫家园的理想,也注定是败亡者毫无意义的挣扎吗?奇丽殿下,力量让我低头,可我的内心仍然不服,我想在您这里得到答案。”

奇丽有些意外,本来以为这个弗哈林是为了自己的权柄才揭竿而起,然后主张解放克斯特的,没想到还真的是个爱国者。

她摇头道:“弗哈林,我们展示的是力量,不是暴力。你知道那座拥有禁咒级别力量的机动要塞,是什么样的人在操纵吗?”

弗哈林下意识的道:“当然是一队强大的传奇,至少得有几个吧。”

周围的费共成员都笑了,真有那么多传奇,费共的目标就不是四分之一克斯特了。

“不,要塞里只有不到二百人是英雄级别,剩下的五六百人都是强者级别,甚至还有不少是见习者。”

奇丽的回答让弗哈林瞪大了眼睛,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绝对不可能!”

塔伦斯笑道:“看看那些狗头人,两个见习级别的狗头人,依靠那种装甲,就能跟英雄级别的人类抗衡,为什么不可能呢?”

弗哈林呆住,奇丽接着说:“这座机动要塞,从研究、设计到制造,耗费的时间还不到一年。参与者有好几万人,他们并没有被谁挥着鞭子,或者用其他强制手段逼迫着工作,回报也不是丰厚的金钱财宝,这难道不是另一种力量,一种比禁咒还要强大的力量吗?”

弗哈林楞了好一会,苦笑道:“那么回报就是信仰了,只有虔诚的信徒才会这么狂热,这么不计得失的奉献牺牲。”

“的确有一些赤红神职者,但更多的是魔法师、巫师、术士”,奇丽说:“因为他们参与的是证明弱者联合起来,可以超越强者的实验。他们在证明凡人可以靠团结和友爱创造奇迹,证明凡人联合起来的力量,比相互剥削压迫得到的力量更加强大。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只要不是全然麻木的凡人,都会为之喜悦,愿意做出力所能及的奉献。”

“当然,回报并不只是精神上的。他们在工作中获得的智慧和历练,让他们可以寻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或者在道路上迈进一大步。很多人都因为参与这项攻城,获得了超凡力量的提升,这样的回报比金钱财宝还要宝贵啊。”

这个问题弗哈林无法再辩驳了,转移话题说:“但这跟克斯特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奇丽再道:“这样一座要塞,如果是昔日的克斯特王国来研究和建造,恐怕得举全国之力吧?”

弗哈林下意识的点头,这是显然的。能一炮炸塌高山,两炮连山带折剑要塞这座雄关一起穿透的可怕存在,别说克斯特,就算是现在的两个帝国,也得费老大的劲。

“我们费共治下只有三十来万人,并没有因为这座要塞而勒紧裤腰带。相反,生活在神陨高原上的人,不管平民还是超凡者,生活水平都在不断提高。”

奇丽悠悠的道:“这并不是神祇的恩赐,就跟这座要塞一样,所有物资都是人们自己生产的,所有技术都是自己研究出来的。如果需要的话,这样的要塞我们可以在一年内再造十座,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

跟着来的拉维尔接话道:“是啊弗哈林,我给大家看的幻景都是真的,神陨高原的平民都比男爵老爷吃得好住得好。”

弗哈林苦涩的道:“所以,为了变得更强大,为了日子过得更好,就可以丢开家园的传承,忘记自己是克斯特人吗?”

他自己也明白,有了这两条,绝大部分人,尤其是平民,当然会毫不犹豫的丢开所谓的“家园传承”。

只有他这样的爱国者,才念念不忘家园传承,将之视为重于生命的东西。

“这的确很重要,毕竟不管是神祇还是凡人,都希望更强大,更自由自在”,奇丽耐心的回答:“从历史进程来看,先进征服落后,这是文明的进步,是好的。”

“费共把克斯特的一部分纳入统治,带来了更高的生产力,更先进的生产关系……呃,这个你不懂,意思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让人民可以更加幸福,这就是正义的。抗拒这样的正义,从个人道德情操上说是正确的,好的,但放在历史进程里看,就是错误的,坏的。”

“这个道理放在国家上也是一样,的确很多时候,会有落后的和野蛮的征服。那些征服者只是靠更强大的暴力侵略其他种族和国家,他们带去的也不是文明和幸福,而是杀戮、掠夺和奴役,他们造成了文明的倒退,反抗这样的统治才是正义的。”

“克斯特这片土地,两万年前还不是人类完全统治的地方,生活着其他的种族。但人类来到这里,用更严密的组织和更先进的武器,还有更文明的生活方式,征服了那些种族,最终把这里变成了人类的家园。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有一个蜥蜴人在你面前,像你对我这样提出质疑,你会怎么回应?”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对蜥蜴人就不会只是冷冰冰的说一句非我族类,都是仇敌,不必讲什么道理,或者硬邦邦的说什么胜利者有不解释的权利。对你来说,我完全可以用这些话回应,对吗?看啊,你现在可以用我说的道理说得他哑口无言。”

看着弗哈林的神色有些动摇,奇丽再道:“不要认为我是为侵略找各种借口,编织各种虚言,事实上我们又哪里算得了侵略呢?”

“我们之间并没有血脉上的隔阂,万年前都是一家,我们也没有语言和文化上的隔阂。我们人类本来就是费恩世界无数生灵里的一部分,在主位面的统治地位并不是天经地义的,随时有可能被颠覆。”

“人类到现在还被神……咳咳,被其他种族窥伺着,或者被各种灾难威胁着,现在更是纪元更替的特殊时期,只有团结起来,消除各种隔阂,像我们费共在神陨高原上做的那些事情一样,才能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应对各种灾难。”

说到这奇丽看看塔伦斯,她注意到塔伦斯蠕动着嘴唇,急不可耐的想插嘴了。

老头高兴的朝奇丽低头致谢,再对弗哈林道:“为什么总想着自己是被侵吞了,统治了呢?我们神陨高原还不到四十万人啊,克斯特南方有多少人?到时候谁是主体?”

“我也只是打个比方,费共内部并没有按地域划分成哈德朗派和克斯特派,在费共治下,不管什么地方的人,都是一家人。克斯特并不是被侵吞了,而是加入了费共这个大家庭。”

老头的话看来是戳中了弗哈林的心事,或许就是“到时候克斯特人会在费共治下占绝对多数”,他吐出口长长的浊气,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这是心防松动的迹象,塔伦斯再一板砖糊他脸上……不对,一句金言砸他心口上:“从来都没有永恒的王国,只有代代传承的人民。只有加入到费共,‘克斯特人’代表的那些人民,才能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

弗哈林的眼眶更加湿润了,他抽抽鼻子说:“我不相信你们的承诺,还有你们描述的那些事情,我得亲眼看看。”

拉维尔不迭的道:“没问题!现在就可以组织你们去神陨高原参观!”

“我当然要去看”,弗哈林整理了一下情绪,看向奇丽:“不过我还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

他目光灼灼的停在奇丽脸上:“听说您是李奇的导师,是赤红女士的真正选民,还传言说您不是半精灵,而是真正的精灵,这让我很疑惑。一个精灵,满腔热诚的为解放人类而努力,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很难让人信服啊。”

塔伦斯等人愣住,奇丽也呆了呆,各种念头在脑子里闪过,她微微笑着,摘下了墨镜。

果然,弗哈林以及拉维尔等没见过奇丽真容的人反应非常大,先是退步,再下意识的佝偻起了腰,弗哈林的一些部下都要跪下喊天使了。

奇丽说:“我的确是精灵……”

她现在确信,当初在瓦伦丁盾堡,跟特蕾希娅和海瑟薇等人五匹的时候,她们其实都清楚自己是精灵了。

事到如此,也没必要再遮掩,免得让她们在这事上做什么文章。

因为有陪衬在,自己这个“精灵”也不会像以前那么显眼。

“但我对狗头人加入费共没有一点异议”,她接着这么说,让弗哈林等人再度震惊。

奇丽再道:“诸灵平等,这是费共的宗旨,但我也承认,人类现在的确是诸灵之长,就像当初精灵一样,凡人的确是以人类为主体。”

“所以啊,我们费共连种族都不在意,只要是能团结的智慧生灵,都能加入费共。你们还抱守着区区一个克斯特,真的毫无意义。”

“不仅诸灵平等,在我们费共,神祇与凡人的关系也不一样”,奇丽把陪衬拉了出来:“就像这位,你们稳住膝盖别软。这位是万萌之主夏安,是的,他是个神祇,这是他的分身。”

正抱着胳膊在旁边看戏的夏安呆住,缇娜也跟着起哄:“没错,简称萌神!快来看神,活生生的神啊!”

被一群人围住,夏安在人堆里跳脚:“奇丽你坑我——!”

他终究还是摆出了神祇的姿态:“是啊,我跟赤红女士是同一个神系,我们是同志的关系。我们赤红神祇,把凡人看作……晚辈,嗯,要证明的话很简单……”

他也很快进入了角色,掏出一叠传单:“来,看看我们万萌会的神典,只要相信这上面写的道理,你就会感应到我。反正不要钱,多少信一点嘛。”

夏安很快被大群人围住,奇丽等人早就溜到了一边。

看着这番盛况,奇丽和塔伦斯松了口气,喜悦浮上心头,这帮人也终于被拉了回来,克斯特的事情应该可以收尾了。

视野里跳出一条消息,是前敌指挥部的报告,折剑要塞守军已经投降了,据要塞指挥官副手称,驻守在长强山脉各个据点的三十多万平民士兵也将会投降。

要塞指挥官虽然潜逃了,费共进入克斯特后,应该在南方重镇红鹰城遭遇抵抗,但那都是枝节了。

“又要开荒了啊”,奇丽脑子里闪过最初跟小红来到厄普西隆时的景象,心中满含期待。

瓦伦丁神皇堡,女皇的书房里,特蕾希娅的目光定在光幕上,久久没有挪开。

“禁咒级别的武器……”

她抿着嘴唇,柳眉紧蹙:“还是小看了他啊,这可是不小的麻烦。”

济南华夏医院预约
武汉肛肠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安庆正规妇科医院
贵阳最好的羊癫病医院
深圳检查妇科一般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