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神门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雮尘珠,白裙女子的真正身份

2019-12-03 23:04: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雮尘珠,白裙女子的真正身份

完全没有招式可言啊。

怎么说,你们也都是神境的强者了,要不要打得这么“夸张”?就不能稍微注意一下高手风范?

……

当然了,方正直是不可能知道神兽和魔族在想什么,即使知道,他也一定会回怼一句:“狗屁的高手风范!”

管他什么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结果,才是最重要。

方正直同样没有再顾虑什么招式不招式,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把轩辕剑从蚩尤的手里拔出来。

为了能护住轩辕剑不被毁。

他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连平阳都不顾什么大夏王朝公主形象了,他还有什么好顾及的?

不单是两只脚在蚩尤的身上飞踹,空闲的一只手也同样没有含糊,使劲的往蚩尤的胳肢窝里掏。

这可不是挠痒痒……

而是抠痒痒。

力量上和挠完全是两码事。

他抠得非常得用力,一只手狠狠的抠,就差把吃奶的力气全使了出来,而到了最后,他甚至连牙都用上了。

但就在他一口咬在蚩尤的腰上时,却发现……

那里真的是硬到了极致。

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是石头,就算是一块精铁,他也能将其咬烂嚼碎了,可当他使足了力气一口咬在蚩尤身上时,却感觉牙都快要崩碎了。

“方正直,没想到,你们还挺幽默。”蚩尤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冷冷的响起,然后,一股庞大到无可匹敌的力量也从他的体内涌了出来。

“轰!”的一声。

金龙轩辕五的身体便飞了起来。

两只断裂的龙牙从他的口里飞出,可以预见,他咬在蚩尤胳膊上的那一口,同样没有任何的效果。

而接着,蚩尤的另外一只手臂也在瞬间变长,一把便将震飞的轩辕五抓住,手掌死死的掐在轩辕五的脖子上。

“嗷……”轩辕五拼命的挣扎。

可是,一股黑色的浓雾却飞速的将他的身体包裹,由他的口里灌入,使得他的眼睛,变得越来越黑暗。

方正直见过这一幕。

蚩尤在杀死墨山石的时候,便是用的这种手段,先是黑雾从口鼻中涌入,然后,墨山石便爆体而亡。

“轩辕五!”方正直想去搭救,可是,他的身体同样被那股巨力震开,连轩辕剑都从他的手里脱离。

不止是他。

还有平阳,池孤烟,燕修。

刚才对蚩尤出手的人,全部被巨力震开,而且,最主要的是,在震开的同时,蚩尤的另外三只手臂也正飞速的朝着平阳和池孤烟还有燕修抓去。

六只手臂。

一只抓着轩辕剑,一只抓着金龙轩辕五,三只朝着燕修和平阳还有池孤烟抓去,另外一只,则是出现在方正直的背后。

“不可以!”方正直的眼睛一红,用出全身的力量,使得身体强行在空中停下,承受住这强大的一击。

没有被蚩尤的手抓住。

但这也使得他胸口一阵起伏,一口热血涌到嘴边。

不过,他却并没有喷出,因为,现在这种时候,他连吐血的时候都已经没有了,必须阻止蚩尤。

一只手想抓住他?

根本不可能!

先不说速度,就是轮回天道,都足以闪避。

方正直敢于与蚩尤一战,最大的依仗便是他虽然无法伤到蚩尤,但是,却能避开蚩尤的攻击手段。

可是,如果再让蚩尤将池孤烟和平阳还有燕修抓住……

那就真的完蛋。

“蚩尤,与我一战!”方正直强行将到了嘴边的热血咽下,开口大喊一声,同时,飞速的朝着池孤烟等人冲去。

“无耻小贼,不要管我们,小心!”池孤烟眼看着方正直朝着她冲过来,也立即开口,眼中急切无比。

“什么?!”方正直一惊。

但已经晚了,因为,在他冲过去的一瞬间,蚩尤原本抓向池孤烟和平阳还有燕修的三只手臂也同时一转。

全部朝着他抓了过来。

三只手臂,从三个方向包过来,再加上他身后的那一只。

四面遇袭!

“传说中的触手怪,也不过如此吧?”方正直看着那可以任意变长的胳膊,脑海中也陷入了一片空白。

他可以躲避得了一只,甚至两三只手臂。

但是,从四面包围过来的四条手臂,却让他的面色大变。

因为,这四条手臂的速度太快了。

即使是轮回天道,也一定有闪避的方向,可现在,所有的方向全部被围住,他又能往哪里闪?

下面?

正下面就是蚩尤。

上面!

方正直没有其它的选择,同样的,他更没有过多的思考时间,轮回天道一动,便朝着上空飞窜。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高悬的血阳却突然间落下一道光芒。

那是一道炽热的血色光芒。

“轰!”光芒正中方正直的胸口。

一瞬间,他有一种被太阳撞中的感觉,炽热得让他的身体都仿佛要点燃,巨大的力量,将他的身体死死的往下压去。

不好!

在下面,不单有蚩尤,还有蚩尤的四条手臂。

方正直想要避开

可那股巨力却让他根本无法反抗。

“方正直,去死吧!”蚩尤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

而接着,他便看到四条手臂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从四个方向,一齐轰击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思维完全陷入了空白。

“轰!”一声巨响。

一口鲜血从方正直的口里喷出。

然后,他的身体,便直线的朝着下方落去。

“扑通!”

没入滚烫的岩浆。

“无耻小贼!”

“正直!”

“无耻的家伙!”

“……”

池孤烟和燕修还有平阳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

可方正直却已经完全听不见,他只感觉浑身如同烈火在燃烧,眼前只有一种颜色,红,如烈焰般的红。

……

痛,真的很痛。

但不知道为什么,方正直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似乎,他并不是第一次落入到岩浆之中,这种经历,他似乎有过,只是,那一次,却似乎是在梦中。

“……”

“死了吗?”方正直看着四周,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在看,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不,你暂时还没死,但很快你可能就要死了。”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也传入到他的耳中。

谁?

嗯……难道,是你?!

方正直想睁开眼睛,却根本看不到其它的景象,他只能看到一片红色,但他的耳边,却又真的听到了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他很熟悉。

是在梦中的声音,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子。

“还记得上次我将你丢入岩浆中的感觉吗?回忆那种感觉。”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犹如在耳边回荡。

“回忆……那种感觉?”方正直虽然不太明白白裙女子想要做什么,可是,这种时候他确实没有其它的选择。

梦中的感觉……

在岩浆中的感觉。

方正直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在感受,感受着那如火焰焚烧的感觉,很痛苦的一种感觉,但是,却可以锻炼他的身体。

很快的,一丝温暖的感觉便从他的心里升起。

如同一颗嫩芽,不断的生长,在芽,渐渐隔绝周围的灼热力量,让他的身体有着一种沐浴在温水的平静。

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眼前的世界也变了。

没有了一片火焰般的鲜红,而是到了一片海洋,在海洋的上空,还悬浮着一颗晶莹透明的珠子。

是那颗珠子?!

在神候府大世界中,水潭底下的珠子?!

方正直自从将这颗珠子从水潭中拿出来后,便再也没有看到,而现在,这颗珠子却正飘浮在他的眼前。

他如何不惊讶?

“你到底是什么人?”方正直开口,因为,他有一种感觉,这颗珠子,便是白裙女子的真正面目。

“我不是人。”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你是什么……妖,魔,还是鬼?”方正直在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背后也有些微微的发寒。

“……”白裙女子沉默。

“说话啊,你真的是鬼?”方正直有点小急。

“不,确切的说,我其实只是一缕神念。”白裙女子终于再次开口。

“神念?”

“嗯,我直白一点说,其实,我可以告诉你打败蚩尤的方法,只可惜的是……”白裙女子说到后面,也再次沉默。

“可惜什么?”

“只可惜,你学不会。”

“……”方正直有点想骂人。

所以,这等于什么也没有说?

而且,最主要的是,打击人也不是这样打击的吧?凭什么,你就说我学不会?你连教都没有教过。

“不用想着骂我,因为,你是真的学不会,但是,有一个人却可以学会。”面前的珠子消失,白裙女子渐渐现出身形。

“谁?池孤烟吗?”方正直觉得,如果有人可以学会,那肯定是池孤烟。

这种猜测,倒并不是凭白无故,而是,他记得,这颗珠子正是在神候府内找到,那么,很可能便和神候府有渊源。

“如果池孤烟能学会,我也就不会找你了,在她十二岁那年,便进入到‘万宝天楼’的大世界中,我完全有机会让她得到我。”白裙女子摇了摇头。

“不是池孤烟?那会是……难道,你是在说……”

“嗯,云轻舞。”白裙女子点了点头:“只有精通奇门遁甲,并且,拥有无上推演心智的人,才能学会。”

“……”方正直没有说话。

但是,如果真的要论到奇门遁甲,还有心智推演,在这方面,云轻舞称第二,确实,在当世无人敢称第一。

只是,为什么会是云轻舞?

他不明白。

“不明白,不要紧,你只需要记住,醒了后,把我的神念从口里吐出,吐到云轻舞的嘴里就可以了。”白裙女子再次开口。

“这就是你的方法?”方正直静静的看着白裙女子。

“嗯。”白裙女子点头。

“我为何要信你?”方正直再次开口。

虽然,白裙女子一直以来都和他有交流,甚至在很多时候还提点过他,但那也仅仅只是提点而已。

对于白裙女子的出现……

还有身份,他并不清楚。

一个自称可以有方法对付蚩尤的“神念”,在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存在吗?

他不确定。

“你要如何才能信我?”白裙女子沉默片刻,也再次开口。

“最少,你该告诉我,你的名字。”方正直的表情难得的严肃,因为,他必须要确认白裙女子的真实身份。

“名字吗?”白裙女子再次沉默。

她的目光微微上仰,望向天空,望着上方一望无际的蓝色,似乎是在回忆,又似乎是在思索。

方正直没有去打扰,他在等。

一直以来,他都被一个问题困拢,白裙女子到底是谁?为什么,她会知道打败蚩尤的方法。

“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另外,我还能解开你心里另外一个疑惑。”白裙女子在回忆了良久后,也终于收回了目光。

“另外一个疑惑?”方正直眨了眨眼睛。

“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轩辕黄帝为何要花费力气去天外星空吗?”白裙女子点了点头,问道。

“难道是……为了救你?”

“他确实是想救我,但是,他的力量不够,即使费尽了全力,也依旧无法将我救出,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将我的一缕神念附在‘雮尘珠’之中。”

“雮尘珠?!”方正直的的眼睛突然瞪大。

上古三大神珠之一的雮尘珠?!

相传其中蕴含着不死凤凰之血的雮尘珠,据传说轩辕黄帝在“升天”之后,曾经留在世间的那颗珠子。

等等!

轩辕黄帝升天,留下一颗雮尘珠?!

这段历史记载……

难道,就是说,轩辕黄帝曾经破开天空,进入到另外一个星空中,然后,将白裙女子的一缕神念,附在雮尘珠中,然后,留在世间?

方正直觉得自己对于神话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而且,最主要的是,这段神话记载还真的存在于世间。

这特么就有点蛋疼了。

上古时代的秘闻,真的挺曲折啊。

“说到名字,其实,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不过,在这个世界中……我确实有一个名字,他们都称我为玄女,嗯……‘九天玄女’。”白裙女子说到最后,似乎也轻轻的叹出一口气,仿佛并不愿意回忆起另外一个名字。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的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