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你们这些NPC 第一零零章 最毒女人心

2020-01-17 03:4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你们这些NPC 第一零零章 最毒女人心

上了岸的鱼挣扎着站起来了,开了膛的羊则倒在了自己的血泊里,银色的触手已经消失不见,一张纸牌从他的口袋里滑出来。

那是张“黑桃2”,牌面上的两个黑头一个指上一个指下,拉长了就像是两个触手,背上有三格,上方用英文写着【阴阳】的字样,指的应该是电极,中间画着个图案,是一个正方形,上面伸出来两条小竖线,看起来像个插头,又像是蓄电池,下面的能力说明是:【连接天地的线】。

世上唯一能够连接天与地的只有闪电,和孙安的黑桃8相比,本杰明的能力相对更好猜一些,不过也够抽象的,乍一看很难和电联系起来。

纸牌掉在水里,很快就“离开”了,仿佛不曾在这里出现过一样,它的牌面不会变,世上只有这一张黑桃2,但纸牌背面的能力名、符号和说明都会在下一次被触碰后发生变化,新的孤儿会诞生,拥有一种新的能力。

孙安看了一眼大门,又看向本杰明的尸体,想了想,俯身把本杰明十个指头的指纹全部削下来,然后又找来根排气管,把本杰明的脸,包括脸骨打烂,拖着尸体走向电梯。

地上的血已经被水冲得干干净净。

…………

…………

铁门终于被割开了一个足够大的口子,几名消防员先钻进来,爬过了那些被火焰熏黑的车子,呆呆站在地上,茫然的看着这一切。

接着是大量警察和酒店的管理人员,每个人在看到那个巨大的车阵时,都想象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造成了这么多车子的损毁,就好像是一群幽灵在这里开碰碰车,发现自己闯了祸,便一哄而散,留下一地狼籍。

一部分警察爬进了车阵里,想要弄清那些车子撞在一起的原因,另一些则直接跑向了电梯,如果电梯里那两个人是死在地下二层的,那么这里就是极为重要的案发现场,大量证据已经被水冲走了,他们想要抢救一些。

先前破门的那些酒店工作人员正在接受盘问,在破门的时候,他们都听到了停车场里有人大叫大喊,似乎还有说话声,但听不清楚。

七楼,电梯间门口,几名法医正在检查那两具焦黑的尸体,尸体身上仍有青烟冒出来,已经烧得融在了一起,难以分开,电梯镜面一样的四壁也被熏得不成样子。

监控录像出了问题,这一整天的录像都没有了,但是机房又没人出进过,种种迹象表明,电梯里的两个人是电死的,但联系机房和地下停车场的事,所有人都不认为那是意外,这可能是一起谋杀案,第一步是要弄清二人的身份,然后是杀人方式和杀人动机,最后找出凶手。

凶手其实近在咫尺,就在电梯井的最底下,可能再过个把小时就能找到,不过谁也不会认为那人会是凶手,而且要辨别那人的身份也将十分困难。

…………

…………

孙安已经换了一身偷来的衣物,用兜帽罩住湿漉漉的头发,双手揣在口袋里走出了领陆大酒店下面的商场,他现在有钱了,但拖着一条流血的腿、穿着一身湿透的衣服去买东西,肯定会引起怀疑。

虽然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搞得这地方满是警察,失去了寻找小布莱特的时机,但消灭了本杰明,也算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踢飞了施玉宸和本杰明这两颗小石头,清济市对孤儿的“吸引力”应该会小很多,不会再这么频繁的遇到孤儿了——这才来了几天就受了这么多伤,再这么遇下去恐怕是要死的。

希望那个自称小石头的预言者不要再去胡说八道了。

已经湿秀了,孙安先回了一趟公寓楼,处理好伤口,洗了个澡,换上自己的衣服,把湿埋进米桶里,这才又回到学校。

腿上的伤自己可以处理,背上的伤口虽然挣开了,又流了点血,但没有彻底脱线,不用怎么处理,可脸上那些伤是无论如何都盖不住的,孙安的脸很像是个调色盘,青的、紫的、红的、黑的,在战斗中他又舍不得为了一点轻伤就自杀,只好顶着这张怪脸生活。

“你去哪了?”一回到学校,他就被那些负责“保护”他的那两个警察找到了,看到他脸上的伤,其中一个人好奇的问道。

“打架去了。”孙安笑了笑,牵动伤口,疼得直吸凉气,“放心,不是去和那个外交大便的儿子打,别看我这副模样,我打赢了,对方更惨。”

那俩便衣警察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无可奈何,孙安去打架当然不可能主动告诉他们,他们也不可能去管学生打架这样的“鸡皮小事”,只好退到一旁向上头报告一声,无论如何,孙安回来就好。

白月今天的课已经上完了,坐在教室里发呆,孙安离开时交待过她,在他不在的时间里,必须呆在人多的公共场合,就算没课也得呆在学校里,她只好留在这里等他。

这时正好是课间休息时间,联系不上孙安,她正看着窗外,考虑着要不要去找陈亦珊解闷。

就在这时,哄笑声响起。

白月回过头来,顺着同学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教室门口那个满脸苦笑,垂头丧气的人,第一时间没能认出那就是孙安。

除了五颜六色外,孙安的脸还有些肿,肿得有点变形,左眼被红肿的脸颊顶得微微眯起,黑眼圈十分明显,右脸夹偏下的地方也肿起来了,像是鼓着口气或含着块食物,卫生纸塞着鼻子,脑门上贴着创口贴,看起来很滑稽。

白月很没良心的笑了起来,还没忘了掏出拍了张照。

“喂!要不要这么绝啊,你也不怕笑得牙龈感冒。”孙安走到白月面前,“啪”的拍了一下她的桌子。

白月收起,用右手手背捂着嘴,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果然是最毒女人心啊。”孙安在她旁边坐下来,弓着背,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不是在笑话你。”白月抖动着肩膀说道,“我是在想象她们见到你这副模样之后的样子。”

-

云南省肿瘤医院
保定市妇幼保健院
湖南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江门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威海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